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是贾似道 > 540.第534章 六成把握
    骄阳似火,似乎整个广州城都被晒得有些发蔫。 ( )近五月的广州,已经闷热之极,庭院的蝉鸣似乎都在这烈日的曝晒下叫的有些有气无力。

    安抚使府书房,所有的窗户都被支开,书房的大门也全部洞开,来自异域的珠帘也被高高挑起,以免遮挡自然风。

    贾似道手拿着把大蒲扇,懒洋洋的躺在藤椅,一边扇着一边闭目养神。这个时候他有些怀念贾全儿在的时候了,至少不用自己扇风不是。如今贾府添丁,天气燥热,所有的人都将徐若曦母子放在了首位,反倒是他这个安抚使,倒没有人服侍了。

    此刻的贾似道穿着倒是跟后世颇为相同,t血短裤,只是都是大宋朝原滋原味的东西。t血和短裤是戴家的师傅按照贾似道提供的草图做出来的,安抚使府内从到下包括徐若曦、史珍香、凰娇娘、柳如还有小家伙贾复生,每个人都有三五套。

    当然,这样的衣服也只能在安抚使府内纳凉穿穿,真要穿出去自然是不行的,安抚使府内伤风败俗的名声怕是很快要传遍整个大宋了。府几个大丫鬟如小翠、春桃等女,贾似道没看她们在人前穿过,至于人后那不知道了。

    倒是史珍香极为喜欢这些衣裳,安抚使府这内院,除了贾似道,没有一个男人,史珍香也堂而皇之的每天都要穿着这些t血短裤在贾似道面前晃悠几圈,那姣好的身材加史珍香时不时故意抛过来的几个秋波,让贾似道每次看到都是又恨又爱自不用提。

    “老爷,秦大人求见。”

    书房外小翠将脑袋探进来,看了一眼贾似道又连忙缩回去,小声道。

    “让他进来吧。”

    贾似道睁眼看不到小翠人,自然是知道小翠是看到自己这身衣服,不太敢看自己。

    小翠应了一声,一溜小跑,仿佛书房有洪水猛兽一般,听到动静的贾似道无语的摇摇头。

    不过片刻功夫秦寿求见的声音在书房外响起。

    “进来吧。”

    贾似道懒洋洋应道。

    秦寿依然是一身黑袍,或许是因为在锦衣卫待久了,秦寿身总是有种阴森森的味道,这大热天穿着严整的黑袍,贾似道竟然没有在秦寿身看到一点汗渍,甚至连书房都因为秦寿进来而变得有些阴凉了。

    “大人,连州张将军和余将军处有消息传来了。”

    秦寿恭敬的对着贾似道躬身一礼低声道。

    “你来了,想来是锦衣卫送来的消息了?出什么事了?”

    贾似道皱皱眉。

    如果是张戍和余阶两人送来的军情,不会是秦寿来给贾似道回禀,而是安抚使衙门送来了。秦寿眼巴巴跑来,显然是锦衣卫的渠道。

    “连州的摩尼教暴民在距离连州城五十里的小鹤峰伏击张将军和余将军。被张将军和余将军大败,斩首万余。”

    秦寿脸看不出任何表情,一板一眼的道。

    “张将军似乎在初遇埋伏时有些失措,前锋营大乱,余将军身先士卒领军拼杀,并对厢兵兵卒许以重赏,血战数个时辰才将摩尼教暴民击退。前往连州平乱的大军伤亡五千有余,如今正在连州城外扎营。”

    说完这些,秦寿偷偷看了一眼贾似道,不过贾似道脸色如常,根本看不出喜怒,让秦寿心不由更加忐忑。

    贾似道沉默半响,看了一眼忐忑的秦寿,摇了摇扇子。

    “你……可有把握?”

    贾似道那一眼让秦寿几乎跪下,听到贾似道如此说头瞬间浮现密密一层的汗珠。良久秦寿才咬咬牙道:“回大人,平乱大军战力堪忧,军心堪忧,背嵬军可堪一用,只是毕竟人数太少,如今属下……属下只有六成把握。”

    “六成把握么?”

    贾似道睁眼看着房梁,低声重复了一遍。

    “战场瞬息百变,六成把握已经很是不错了。”

    秦寿心微松。

    “没有经过战场的兵卒,即便编练再有素终究还是新兵,连张戍、背嵬军都是如此,厢兵能够以区区伤亡五千余人获得斩首万余的战果已经是出乎本官意料之外了。经此一战,若是能够将连州之乱平定,想必无论背嵬军还是那些厢兵都会有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些许死伤,再所难免,却也是值得的。”

    贾似道此刻更像是自言自语。

    秦寿将身子躬的更低了些。

    “你去市舶司衙门提二十万两银子送往连州大营,分发给有功将士。一应事物,按你说的做吧,武平可以缓缓,但是连州城,必须在三日之内拿下,哪怕是将所有的钉子都牺牲掉,也在所不惜。你可明白?”

    “属下遵命!”

    秦寿心一凛,慌忙躬身应道。

    贾似道闭眼睛挥挥手。

    “大人,柳指挥使的族人已经到了广州港。”

    “嗯。”

    “属下告退。”

    秦寿识趣的躬身,悄无声息的退出书房。

    出门,秦寿刚刚伸手抹了一把头的冷汗,猛然抬头看到同样一身黑纱的柳如正靠在廊柱冷冷看着他。柳如深幽的眼神仿佛直接刺入他心底,让秦寿不由一颤。慌忙对着柳如躬身一礼,慌忙离去。

    如今柳如也是锦衣卫指挥使的事情,或许安抚使大衙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在安抚使府内这些贾似道的心腹里面却并不是什么秘密,虽说秦寿跟柳如一样,也都是锦衣卫指挥使,但是秦寿知道,对卢松或者杜水仙他还阔以存着些争强好斗之心,但是对柳如,他却是完全不敢有半分。

    柳如跟贾似道之间的关系,没有人能够说清,但是秦寿很清楚,如果说这广东下贾似道最信任谁,那么眼前这个女子显然会是其之一。而且很可能那个之一都要去掉。所以,即便两人都是指挥使,而且柳如也基本从来没有去过锦衣卫衙门,但是秦寿看到柳如都是以行下之礼。

    看着秦寿匆匆离去的背影,柳如凝视片刻收回眼神,转身走进贾似道书房。

    “六成把握,你任由这秦大人行事?”

    柳如对贾似道这套装束是见怪不怪,抱着手臂靠在房门淡声道。

    对连州和武平的叛乱,柳如自然知道这是贾似道如今最为头疼的事情,六成把握虽说已经很高,但是她更清楚,如果失败了,无论对广东还是对贾似道而言,都是难以承受之重。

    “事哪有十全十美之事?六成,已经很高了,而且你要相信他,也要相信张戍和余阶。更莫说,如今除了如此,难道还指望那两万多看着一帮民夫要吓得到处逃窜的兵卒们能够去攻占连州城?”

    柳如抿了抿红唇,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