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雨后小故事,雨后小故事动态图,雨后的故事网 网址:www.qqdo.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雨后小故事

ad1
热门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雨后小故事
一个人的意淫 - 对门是住的是个小姐
更新时间:2018-08-22 14:51:08 [编辑:雨后小故事] | 浏览:

05

我有多久没抱过一个姑娘了,哦不对,是女人。我有多久没触摸过女人的身体了,我有多久没闻到过女人身上的荷尔蒙味道了。我也不知道,半年?一年?两年?或许更久。

我的下体肿胀难受,我试着闭上眼睛想点其他的事情,可满脑子都是她裸体的模样,老二迟迟的不消停,它就那样挺着,似乎我不给它满意的答复它就一直这样,它在和我较劲。

可我没办法,我总不至于现在敲开她的门跟她说,“你有生意上门了”吧?她可能被客人施暴了心情不好,也可能是大姨妈来了错过了一单大生意而遗憾。

不管怎样, 我都不能去敲门,况且我跟她真的不熟,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我对于单独一人去嫖娼的经验很少,因为我害羞张不开嘴。

况且我和她还是邻居,说熟不熟,说不熟也打照面,我该怎么开口,或许对于她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她本身就做这个。但我还是不敢,我也不知道该她的价格,像她这么漂亮的女人,价格应该不会太低吧?那我该怎么办呢?我感觉到燥热又开始蔓延,热气开始蒸腾,而下体却开始隐隐作痛。我跑进卫生间,我看着镜子里的那具裸体,是我自己的,我看见下体像机关枪一样直硬硬的那么挺在堡垒上,装满了子弹等待着敌人,可是敌人在哪呢?

我用完了最后的卫生纸……身体像着过火的木柴迅速熄灭了。

早知道这样,我那会应该趁机占便宜,反正是她主动的,我想她也没心思会注意到我抚摸她,万一注意到了,我也可以解释我在安慰她。或许我在那会真的应该把身体里这多余的液体和能量释放出来的。那样总比自己弄出来舒服多。

之后我在拉完屎才知道我昨晚忘记了一件事——省着点卫生纸,我在想我该怎么起身。用袜子?用手?还是我撅着屁股进屋里找点别的纸,书本也行。可我想象了一下自己的样子,突然觉得好恶心,还是算了,我最后在桶里翻出用过的还算干净的纸对付了一下。

在我吃东西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我操,我没洗手。

我扔下东西进卫生间打着香皂把手洗了,我特意闻了闻,确保没有其他味道。我还特意漱了下口,好像把吃进肚子里的不干净东西也洗干净了。

我觉得我是该出去放松一下自己了,我在等我的老板发工资,我不是个合群的人,看来我得自己迈出那一步。

我想象着自己像个嫖客的样子,进去之后挑小姐的模样,顺便摸摸她的大腿和乳房,显得老道成熟而不会是个小屁孩第一次逛窑子一样被嘲笑。嗯,发了工资我就去,我不找她。

可是从那之后,每当我在凌晨失眠的时候,听见她开门关门的声音,我的脑海里就是她裸体的样子,甚至会出现她在男人体下极尽扭曲迎合的样子,甚至会出现她在我身体下的样子。我的老二瞬间的勃起,我觉得我着魔了,她打开了我身体里潘多拉的盒子,我甚至有点气愤,我甚至会梦遗……

我开始刻意的躲着她,开始错过与她同时出门的尴尬。

她和我一样总是在中午的时候出门,我开始比她早出门一会,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很长的时间里,我们彼此再没有见过面,我只听到她开门关门的声音,有那么一刻仿佛这个女人没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一样。但时间久了,我开始想念那一刻的感觉。

我有种冲动,每晚坐在楼道等着她,等着和她面对的那一刻,我想时间久了,我可以和她说说话,甚至关系熟了我可以免费干点什么。

好吧,我承认,我起了色心了。

但这好像也不是什么罪过,我本凡夫俗胎。

我开始失眠,精虫上脑,我觉得我很快就会死了。

06

我失眠的状态更加严重了,开始整宿整宿的瞪着眼睛,我不敢闭眼,因为闭上眼睛就是她,还有她的裸体。

我开始瞪着眼睛等天亮。

天亮了,我就重新做人了,妖魔鬼怪一般在晚上特别猖狂,我想它们在白天也不敢太放肆。

我为什么会想她,我问自己会不会喜欢上她了,这也太扯了吧。仅仅平常的点头打招呼和仅有一次的身体接触,尽管是我的敏感部位,但也不至于喜欢上她。

那是为什么呢?因为性?我觉得很有可能。

我突然觉得有种解脱的感觉,因为我终于找到了我为什么脑子里会想着她的原因,我想着她是因为性而不是我喜欢上了她,我怎么会喜欢一个小姐,这让人知道了多难为情。

我只是想睡她!

我一直都特想养只狗,那天出去的时候看见一老头手里提溜个笼子,里面好几条小狗,手里还牵着一条大狗,全身金黄色的毛,还挺好看。我过去跟那老头说,我想买只狗。结果那老头看了我一眼,“不卖”。

我心想,这老头丫不会有病吧,信不信我偷你丫的。

我追上去跟那老头带着哀求的语调说,大爷,我真的喜欢狗,我家里就养了好多的,我小时候还跟狗抢过骨头呢。我还搂着狗睡觉,我真的喜欢狗想养一只。

我用很真诚的眼神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他最后给了我一只。

我把这小玩意儿带回去以后立马买了牛奶,我都不舍得喝,我还给它买了火腿肠,真好吃,我都想吃。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孤独。

我想它离开了它妈还有它的兄弟姐妹一定很孤独吧?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晚上它就趴在我肚皮上睡觉,随着我的呼吸起起伏伏,我就这样看着它。我觉得它像个婴儿一样,软乎乎的,挺舒服,不过时间长了就出汗了,我把他放在床上,我侧着身子看着它,希望它别给我撒尿。

孤独好吃好喝的长的挺快,肚子圆乎乎的,这家伙可知它在吸取着我的血汗和营养在成长,长大了会不会咬我?我在供养着孤独,用生命,因为我喜欢,就算我不养这只狗,我的精神世界里也会有另外一条孤独的狗存在着。

每次我回去之后,它就跑到我跟前,然后躺在地上,四脚朝天,我一般会用脚轻轻的踩上去揉揉它,然后才干我自己的事情。我做别的事情的时候,我把它放在我怀里,它挺乖的,比如,我看书的时候,它从来不打扰我。

我看着它的时候,常常脑海里有一副情景:孤独它长得很大,跟在我身后,而我满身灰土的走在前面。它摇着尾巴,我哼着小曲,在一个黄昏,大步流星,昂首阔步地走在夕阳里。它不会离去,我又怎舍得它离去,它没了兄弟姐妹,它很孤独,它的名字叫孤独。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似乎忘记了那个对门的女人。

直到有一天,她敲开了我的门。

我很意外,真的很意外,我看着她,眼里满是疑惑。我想,她终于要对我下手了,寡妇女人,流浪汉,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这要不发生点什么,似乎也说不过去。

都怪自己那天意志不坚定,让她看出了底气,让她有机可趁。

话虽如此,可我还有点小紧张和小欣喜呢。对,总得发生点什么,不发生点什么,我觉得天理难容了。但,不是按照我的剧本来的。

她先开口了,“我……我想跟你借点钱”。

听见她说借钱的时候,我的心突然凉了一半,特没劲。我不敢盯着她的眼睛看,那种眼神和我买狗时候的一模一样的真诚和可怜。

我盯着她的胸口,为什么我会盯着她的胸口,我也不知道,我想这是本能?

她见我没说话,又说了一句“我有点急事,我跟你借钱,我会还你的,很快就还的”。

没等我开口她又说,“我在这里没朋友,我不知道该找谁,可我真的有急事”。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她快要哭了。她把头低下了。

我这人最见不得女人哭,可我不敢相信她,我脑子抽了一下说了一句 话,“你们,应该比我有钱吧?”。

她突然抬起头看着我,水灵灵的眼睛。“我可以陪你一晚,想干什么都行。”我心想,你可能还不值两千块钱。

我转身回了屋, 孤独在床上趴着,我坐在凳子上看着它,它也看着我,好可怜的小眼神。我心烦意乱,凭我跟她的交情远远不到可以借钱的地步,况且她是个小姐,我为什么要借钱给她,我用两千块钱能玩好几回了吧。

我看着孤独翻身躺在床上,又四脚朝天,我伸手揉了揉它的肚子。

我坐了十几分钟,抽了几支烟,在抽烟完最后一根的时候, 我起身从柜子里取出了压箱底的钱包。我还是准备把钱给她,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是真不知道。

我想着她可能回屋了,我准备给她送过去。可在我开门的时候,我才发现,她一直立在我门口,泪水滴落在胸膛,顺着乳沟,流向哪了?我开门的时候,她抬起头看着我,我没看她,只说了一句话,“你什么都别说,我只有这么多,希望你尽快还我。”我关门进了屋。

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就开始后悔,我不该这么轻信她,她这种人阅人无数,一定看透了不会拒绝她,她要是真的骗我钱,我该怎么办?她提出跟我上床了,看来有些事没我想的那种严重,跟她上床会不会给我个友情价?越想越睡不着,越睡不着越想,但我最想的还是她什么时候还我钱,会不会还我?

天色快亮的时候,我听见外面开门关门的声音,让我慌乱的是我还听见了另外的一种声音,是拉杆箱在地面滑动的声音。

在那一刻,我知道,完了,我被骗了,可我不好意思立马开门出去堵着她还钱,在她下楼之后,我从楼梯口看了一眼,确定是拉杆箱。

我转身回到屋里,怒从心起,我大骂着自己傻逼,我骂她个臭娘们儿,臭婊子,居然敢骗我钱,我断定她是真的开溜了。

哎,还是心软,太年轻。

贱货,怪不得人尽可夫呢。

我坐在床上生着闷气,到后来是气我自己。我发誓,往后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怪自己,怪自己,怎么就相信了个婊子呢?

我等了半个月没再见到她。该骂也骂了,该生气也生完了,我依旧失眠,我依旧在楼道里坐着抽烟,我穿了短裤的。

我默默的抽着烟,在我见到她的那一刻,我不是愤怒反而是惊喜,我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以为我见鬼了。

她提着箱子,站在楼梯上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愤怒反而心里一阵高兴,不知道是因为她回来了,我的钱就有希望了,还是我有机会跟她上床了。

她上了楼梯,坐在了我旁边,“有烟吗?”

我掏出烟给她点了一支,我们都没说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也没问她这段时间她去哪了,当然,我也没提钱的事,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我们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着烟,抽了一整盒,很奇怪的是,我当时没有尴尬,这让我很舒服,就像两个相熟已久的朋友。她用手从额头开始把头发捋到了后脑勺, 我特喜欢看女人的这个动作,曾经有个姑娘经常这么干。

她回头看着我问我,你家里有吃的吗?

我说,有方便面。

她一说吃的,我也觉得有点饿。

她跟着我进了我的屋,她是第一个进我家的人,也是第一个进我家的女人。

进门的时候,孤独从床上跳下来,跑到我脚下,又开始四脚朝天,我没搭理它,径直走了过去。她抱起孤独放在胸口处,摸着它的头,挺欣喜的问我,你还养狗?

我嗯了一声开始烧开水。

我有点嫉妒孤独了,它先我碰了她的胸。

她坐在我床上,随手翻了我放在桌子上的书,是一本哲学书。她问我,你还喜欢看书,还是哲学书?我又嗯了一声。

我不知道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就不能看书吗?我就不能看哲学书吗?我觉得她有点嘲讽的意思,让我心里很不爽。

她放下书,就一直抱着孤独玩,玩的挺开心,一会挠挠它,一会摸摸它,像哄着婴儿一样,逗着玩。

面煮好以后,她端着碗,我端着锅,我没有多余的东西, 她吃几口,然后把筷子给我,我再吃,然后再给她。

她吃得时候,我看着她,我吃得时候,我不知道她看着我没有。

我给孤独也弄了点,看它吃得挺香,看她也吃得挺香,其实我也吃得挺香。

她低头吃面的时候,她雪白的胸脯和半球型的乳房,尽收眼底,我不敢长时间的盯着看,我怕她万一抬头的时候,发现了会不会和那晚的情形一样,不是别的,是尴尬。

吃完之后,我给她点了支烟,我自己也点了一支。

她问我,狗叫什么名字。

我说,孤独。

她有点疑惑得看着我,突然就笑了一下。

她摸着孤独的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跟我说话,“名字挺好,人有时候还不如条狗,最起码有人抱着它,养着它,喜欢着它。我觉得它一点都不孤独,孤独的是人心。”

我在烟雾缭绕中看着她,我说,它会孤独的,我把它从它妈和它的兄弟姐妹身边抱走的时候,它就只剩它自己了。

屋里太热了,吃碗面更热,我的身上黏糊糊的,她依然抱着孤独,逗着它,丝毫没发现,我的眼睛一直看着她,足以吃了她。

她突然抬起头看着我,我愣了一下,有种偷窥被发现的感觉,事实上这也算是不算偷窥的偷窥吧?

她问我,能洗澡吗?

我愣了一下,“能”。

她走进卫生间,我的心就开始嘭嘭直跳,我在猜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吧。继而我在心里就乐开了花,我还得感谢一下房东,这种床虽比不上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双人床,可它睡两个人足够了。

我听着卫生间里的水声,我开始意淫,那是真正的意淫。

我听见她在里面问我,“你能给我件衣服穿吗?”

我走到柜子旁边,拿出了我新买的衬衣,我还没来得及穿过。我敲门,她躲在门后,伸出头和半个肩膀,白白的,我觉得我眼里在冒着光,像只狼一样。

她只穿我的衬衣就出来,当然,她穿了内衣的。衬衣也刚好盖住了所有重要部位,她问我,“你不洗?”

是,我也得洗。

我没说话,她坐在我床上她原来坐的位置,抱起了孤独,我在桌子对面,看不见她的腿,衬衣扣子上面三道,她没扣。

我说,我要拖鞋。

她盘起腿坐在了我床上,把拖鞋放了出来,我穿着拖鞋进了卫生间。

我出来的时候,她盖着被子斜靠着墙,衬衣没脱,怀里放着孤独,手里翻着我的书。她看了我一眼,合上书,把孤独朝上举起来,逗着它玩,“我想还你个人情”。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没看我,她看着孤独。

你不欠我人情,你只欠我钱。

07

我曾经解过一个姑娘的衣扣,手抖的像中风,却怎么也解不开她的Bra扣。

如今我解开了她的衣扣,依然解不开Bra扣。

女人,是否天生就有一种本事或者说本能,单手解Bra。在我哆哆嗦嗦的磨蹭了半天之后,我想她可能由于给我欠起身体让我伸手解扣而板起来的时间长了,有点累,也有可能她觉得我太磨蹭了,她自己坐起来把手反扣后背,就那么一下解开了,我羞愧得有点脸红。

她躺下来侧着身子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彼此的呼气拍打在脸上,我看着那张卸妆之后的脸,我说过,她很漂亮。

她的眼角真的有皱纹,不过皮肤很光滑,但有点发黄,她的眼白里有很多血丝,头发盖着额头还有半张脸。

我试着伸手抚摸她,我很想吻她。

但我突然想起来,她是个小姐,她的嘴一定舔过很多男人的同一部位,我打消了吻她的念头,我是处女座的,我有精神洁癖。

我的喘气越来越重,因为我的一只手揉捏着她松软稍有弹性的乳房,她突然躺平了闭上眼睛,我往她身旁靠了靠,我的手划过她不太平坦的肚子,伸进了她的大腿之间……她突然翻身压在了我身上,柔软的乳房压着我的胸膛,和孤独趴在我肚子上的感觉很像。

在我准备进入到她身体里的时候,她突然把手举在我眼前,捏着一只安全套,“把这个带上”。

我不知道她从哪拿出来的这玩意儿,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的。

我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嗯了一声,孤独突然叫了一声,我回头看它的时候,它蹲在地上歪着头看着这一切,看着床上这两具白白的肉体,做着某些它从未见过的动作,我瞪了它一眼,关了灯,随着我的抽动,床跟着摇晃,发出声响。

我从她身上翻下来的时候,我有点虚了,喘着粗气,我回头看她的时候,看不清她的表情,借着月光,只看见她的眼睛在黑暗里像两汪水,能借着月光看清她乳房的形状。

我睡觉不拉窗帘,在很多失眠的夜里,我有时候盯着月亮也会发呆。

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因为我能看见她身体地起伏。

她坐起来穿上了我的衬衣,而后开灯翻着她的手提包,拿出纸,进了卫生间,没有回头看我。

我也爬起来,翻她包的时候,我看见很多化妆品,在一个夹层里,我还看到了很多东西,安全套。我拿出纸擦了擦我的下体,连同那只安全套扔进了纸篓。我投篮向来很准得, 我是说投纸篓。

我听见卫生间里的水声,可我不想去洗,我今天有点累,我想睡觉了。

我用被子盖住了屁股,侧过了身体,我实在不想在她出来的时候,与她有任何眼神的交流。我觉得她可能会回到她的家里吧,毕竟只是对门。

我听见卫生间的关门声,而后便没声了,她既没有开我的家门,也没有回到床上,我在想她在干什么的时候,她躺在了床上,我的床上,被子动了一下,她盖住了身体,关了灯。

她翻了一下身,我能感觉到脖子后面热乎乎的呼气,我甚至能感觉到她身体散发的热度在炙烤着我的后背。

她趴在我耳边,头发盖在我的肩膀和脸上,痒痒得。

“我高潮了”这是她对我说的。

在黑暗中,她应该没看见我脸上的笑容。而后,我又在想,她应该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或许不是高潮的快感,而是男人把她当做女人而非单纯发欲望的工具,她需要爱抚。

那我今晚又把她当成什么了呢?是一个免费让我睡了的小姐还是一个免费让我睡了的女人,抑或是我把她真的当成了我喜欢的姑娘还是女人,尽管我在心底对她的身份有点稍微的反感。

在某一瞬间,或许我,真的没把她当成小姐。

ad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