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雨后小故事,雨后小故事动态图,雨后的故事网 网址:www.qqdo.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雨后小故事

ad1
热门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雨后小故事
一个人的意淫 - 对门是住的是个小姐
更新时间:2018-08-22 14:51:08 [编辑:雨后小故事] | 浏览:

08

那天,我起地很早,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体很舒展,从没有过的舒展。

她依然侧着身体在熟睡,我看着她的后背,我试着嗅了嗅她头发的味道,同样的洗发膏,为什么我洗完澡身上和头上从来没有过这种香味。

我怕弄醒她,我乖乖的躺着,就那么扭头看着她的后背,我的衬衣有些褶皱,她的头发散下来盖着枕头,她的身体随着均匀的呼吸有着轻微的起伏。

我曾在无数失眠的日子里,在脑海里幻想一种情景:

在每个清晨睁开眼的时候,看着身旁熟睡的人,清晰的面庞,带着香味的头发,耸立的胸部随着呼吸起起伏伏。我甚至会看见她脸上的绒毛,我会轻轻的搂着她,轻吻她的额头,轻吻她的秀发,她偶尔会睁开眼,笑一下,再闭上眼懒会儿床。

我现在有种这样做的冲动,但我不会去做,因为,她只是个我认识的小姐,我对她没有感情。

我下了床,孤独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床上一眼,又趴在地上闭上了眼,它在想什么?我冲了个澡,我在卫生间的镜子里看着自己的裸体,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好恶心。

冲完澡,我坐在凳子上,看着她,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可能在想,我是否应该回到床上,再和她做一次,机会难得,万一以后她不和我做了呢?万一她和我收费了呢?她说她这次是还人情的。

我是否应该叫醒她,梦该醒了,她只是个小姐,她不应该还睡在我的床上。

我忘了我还想了什么,我只知道我在出门买早餐的时候,我在她的衣兜里悄悄的放了三百块钱,我觉得她做这行也挺不容易,我虽挣钱也不容易,但性质不一样。

也有可能我觉得,这样我不会亏欠她什么,让她还钱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一些,三百块钱应该不少了,都是这个价,我想她也不会太贵吧?她不会真的不还了吧,那样我是不太亏了,她说她还我人情,应该会还我的,我觉得会的。

我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穿好衣服了,我的衬衣也叠起来放在床上,被子也叠好了,她在抱着孤独玩。

她什么时候醒得,会不会在我醒来的时候,她就醒了?我嗅她头发味道的时候,她是否就醒了?那她感觉出我的动作了吗?她为什么这样做,她会不会和我一样的心理,同时醒来会不会有点尴尬,她会不会也不敢面对我这个和平时不一样的嫖客?

我进门的时候,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把早餐放下的时候,她说,“我回去了”。

“吃完再走吧。”她抬头看着我,我没看她。

她把孤独放在地上,孤独坐在那,我瞅了它一眼给它弄了点吃的。我至始至终再没抬头看过她,只是低着头吃着东西。

在快吃完的时候,她把三百块钱放在了桌子上,“钱给你,借你的那些,我过几天还你。”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她永远都是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我马上低下头,吃着手里的东西,我的脸红的发烫。

“我走了”。

我没回应。

她走的时候,孤独跟在她脚后跟一直跟到了门口,我看着她的背影,她转身蹲下来,抱起了孤独,放在胸口处,“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呵呵,真可爱。我走了,再见!”

她在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把我吓了一跳,我以为她在问我。

她放下孤独,转身走了,我突然笑了一下,我觉得我在做贼心虚。孤独摇着尾巴又跑回来 了,蹲在我脚下,我把它抱起来,举在我面前,我问它,“你是不是喜欢她啊?你是条狗不能喜欢人的”。

是啊,她是个小姐,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呢。

我开始每天晚上坐在楼道里吸烟,我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这好像成了我每天的任务一样,我甚至会带着期盼和激动的心情在等着楼梯口某个人的出现。

她如果带着男人回来的话,我会立刻回到屋里,我甚至有点愤怒得摔门。不过从那以后,她没再带过任何人回来过。

我就那样每天都在那等着她,见到她我甚至会有一种莫名的欢喜,就像孤独每天晚上见到我回来之后的欢喜一样。

她几乎每天都在凌晨两点到四点之间回来,或早或晚,有时候酒气会浓烈一些,不过我还是喜欢她头发上的味道。

她每次都和我坐下来,抽两支烟的功夫,谁都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抽着烟,我有那么一刻真想抱抱她。

抽完两支烟,她总会说一句,“我回去了”。

然后进门,我每次都会像经历一次虔诚的洗礼一样,回到屋里,躺在床上,有一种心安的感觉。但她不会是我生命里的上帝,她解救不了我,她连她自己都无法解救。

我的脑海里,再没出现过她的裸体模样,出现的总是那个清晨的后背模样!

09

我在逃离一种生活,可我后来觉得,我只是换了一个环境继续原来的生活而已。

我开始模糊生活的定义,我不想去想这些了,我只想现在这样活着,因为现在,终于有个人可以让我等了。

她有时候跟我坐着抽烟的时候会和我说几句话,几句而已。她问我,“你怎么不回家?”

“我没家。”然后继续抽着烟。

“你说,是不是看懂了哲学,就看透了人生,就不会有痛苦了?”她回头看着我。

我没回头,“不会”。

“你孤独吗?”

“我养了一只狗,它叫孤独。”

我从来没问过她任何问题,我也从没挑起过任何话题,我甚至没问过她的名字,我也没提过钱的事。

我只想这样和她坐着抽烟。

我曾经在逃离的路上,遇到一个女人, 她叫丢丢,我叫她丢丢姐。

她最后死了,从那之后,我再也不想打听任何人背后的故事,他们的背景,他们生活的遭遇,我不想给予任何人同情,我怕我悲伤,我怕我想起丢丢姐。

有些事,我知道了又如何?我只想简简单单,简简单单的喜欢,就算是做爱,也仅仅是因为性那样的纯粹,纯纯粹粹,而不是其他感情。

我厌恶这个世界一切让我复杂的东西。

我不想和任何人有任何的瓜葛,我不想进去,我怕我出不来,我或许是个感性的孩子,我惧怕着一切引起我情绪波动的因素,我和这个世界没有关系,没有任何关系。

我仅仅只是活着, 只是活着。可为何我现在的生活又卷进了别人,并且带动了我情绪的变化,我不知道,是我孤独了吗?

我不孤独,也不会孤独,我养的那条狗它叫孤独。

在那个如流浪狗一样的岁月里,那个我叫她丢丢姐的女人,给过我一丝丝的关怀和温暖,我怀念那种温暖,那种谁也给不了的温暖。我知道她太多的故事,故事里包含了人生最最悲惨的情节,所有人的故事都没有意义,唯独她的有,也或许没有。如同我们所有人的生活一样,都没有意义。

我或许是那挂在枝头的青苹果,等着阳光雨露滋润我成长,或许我只是那挂在风中的葡萄,等着从家乡出来的风,把我风干。

ad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