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雨后小故事,雨后小故事动态图,雨后的故事网 网址:www.qqdo.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雨后小故事

ad1
热门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雨后小故事
雨后小故事之《长岛的雪》
更新时间:2018-08-22 14:52:26 [编辑:雨后小故事] | 浏览:

随后我就找到他,直截了当说明意思,我是个直肠子,吃什么拉什么的人,我说:干我们这行的,玩什么真爱呀,玩真爱就不要吃饭了,你再这样下去被人投诉(我们有自己的规矩,一个月之内被人投诉超过5次以上,就坐冷板凳,超过10次,就走人),我都保不住你了。
   张听完,很紧张,拉着我的衣角,祈求我说,我真的很喜欢她,我承诺过她的,在2012年之前要带她去长岛旅行,我真的很在乎她。但是我又不可能告诉她我是干什么的,在她那里我的身份是跨国公司家族的后代,我的身家超过500亿。每天晚上没时间是因为我要飞到欧洲和南美。  
   我一听,这个牛吹大了。
   你就随便吹吹是个小开什么的也就算了,你说一个身家500亿的人,济南有这样的人吗?济南一年的生产总值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多?再傻的女孩子迟早也会发现的。
 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与其这样吹下去影响工作,还不如狠心下来喀嚓一声挥刀斩情丝。

我声色俱厉的说道,以后若是你再这样搞下去影响工作,我直接辞掉你,到时候你那些道上的客户,找个人把你舌头割了,让你吹牛都不能写出来!
 从他落寞的背影,我仿佛感觉到了他爆发的小宇宙,他要做一次改变,放弃自己的真爱。
   他,能做到吗?
   那次谈话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张好像和那个女子绝交了。他重新投入工作,颇有王者归来之风,一个人的愤怒隐藏的越深的时候,他所爆发出的能量就越惊人,那段时间,他几乎横扫整个养殖场(牛郎界的尊称),业务急剧扩张,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那段时间,一个济南黑道上极度猖狂的人物的情人,看上了张,几乎每天都来,那个女人一看就是那种争风吃醋型的女人,及其泼辣,但是他的男人在济南几乎无人敢动,(为了个人安全,我不好透露姓名),曾经轰动一时的徐宗涛案,就有她男人牵扯进来。那个女人,一生玩过的男人无数,但是不知为何,却对张这种典型的喜欢吹牛又没有什么实力的人情有独钟,那段时间,这个名叫”娟姐“的女人,几乎成了张每天晚上无法控制自己情欲大声叫唤的中心名词。

说到娟姐这个女人,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我听张对我说的她的身世,大家就能看清这个女人可恶,无耻甚至没有人性的一面,娟姐并非济南人,她的老家是甘肃那一带的,具体哪里我就不知道,她的出身很一般,父亲是个小学教师,母亲在家当家庭主妇,20岁那年来济南打工,在海鲜市场干活,那个海鲜市场很有名,业务量很大,因为生意做得很大,所以免不了要被人盯上,慢慢的就开始和黑社会扯上了联系,哎,没办法,这年头,人怕出名猪怕壮,你有钱了,就会被很多居心不良的人盯上。慢慢的,这里就囤积了几股在济南排的上道的黑社会团伙,以收保护费为资金来源,娟姐就是在这里认识了他现在的男人,军子这个名字在济南的道上绝对是响当当的,但那时候他也只是个跟别人后面提鞋的马仔罢了,也不知道怎么滴,反正可能娟姐喜欢那种她觉得很有霸气和威胁的男人吧,就慢慢的喜欢上了军子,军子这人呢,用山东话说就是“不么滴”,挺坏的。上了娟姐之后,就腻歪了,想甩了他,但是觉得她挺傻的,好骗,就没有立刻甩掉她,就利用她,想骗完贞操之后再骗点钱,娟姐那时候很傻很天真,还以为人家真想和她终老呢,就告诉家里人她在这边找了个男朋友,要准备结婚。
   她甘肃那边的父母听了,很高兴,想想女儿终于可以嫁出去了,就兴高采烈的来到济南,看看所谓的未来女婿,结果第一面见到,她父亲就彻底绝望了,军子的纹身彻底暴露出了他的身份,她爹也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啊,就对娟姐说,你们的事不可能,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绝对不允许女儿嫁个流氓。看到父亲死活不同意,娟姐的火就上来了,用跳楼来威胁他父亲,反正好不好,我就认这么个人了。没办法,父母哪有不疼女儿的,他父亲被气的大病一场。军子这种人,光有人哪够啊,更何况他要的不是人,那时候他混的不如意,主要是因为没钱,没人肯买他的帐,后来就骗娟姐,说做生意要15W,让她管家里要,等发财了,一起去威尼斯坐船漫游水上世界,娟姐就答应了她,再次用狠心的话和死来逼父母,反正这次她爸爸是死活不同意了,但是她妈毕竟是女人,心一软,偷偷把老两口养老的十几万块一次寄给了娟姐,后来她的老父亲知道,气的当场吐血身亡,这事闹的很大,全国很多媒体都有报道。但是娟姐已经没有了人性,他父亲的葬礼上,她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娟姐曾经对张说过,在我看来,我爸妈的命根本都算不了什么,只有我,才是我的世界的神!大家说,这句话说多没有人性?
 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个神经病,她把男人当作自己的财产,就是不用,放在那里生锈,也绝对不允许别人用,自从被她缠上,很少有女人再敢点她了,这种人,一般人还是不敢惹的好。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再说说那个叫静的女孩子,那个女孩还在怀揣着和张一起去长岛感受浪漫的旅程的时候,忽然,张就从她的世界消失了,她的电话也不接,她也不知道张到底在哪里,从张的嘴里听说的什么CSPN之类的,她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所有更不知道在哪里找他。

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那个女孩确实是个好女孩,可惜的是被张这种完全给不了她安全感的人糟蹋了,有句话不是说么,因为失恋,男孩变成男人,因为失身,女孩变成女人。变成女人之后的晓静,开始慢慢懂得了很多,开始醒悟去长岛看雪和去潘帕斯逐日之类的话根本不现实,她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像蚊子一样在她身上捅了一下就飞得没影的男人,讨个说法。
 张其实还是很喜欢晓静的,从他放弃晓静之后借酒消愁的样子,我可以看出来,一个人喝酒喝得无话可说的时候,那他一定很悲伤,酒后话很多的人往往都是快乐的,而酒后无话的人,则反之。

从他和张交往时的记忆,她隐约记得,张喜欢在济南泡酒吧,说道酒吧不是我吹牛,在济南,你说到酒吧,10个人有9个人会提到我们兰桂坊欧尚,所以一点也不意外,晓静第一次便找到了我们酒吧,但是当时并没有找到张,因为在她的意识里张春阳并不是张春阳,而是叫秦潇玉,张春阳这个名字的确很难让人把面前一个长相俊秀的男孩子和富家小开联系到一起,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家,取得一定都是第一次便让人觉得有内涵的名字,比如他的秦潇玉。晓静来问秦箫玉,当然没有人会认识他,跑外场的又都是些新手,根本没见过晓静,当然就不知道她其实就是和张交往过的女孩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为这个女孩子永不放弃的精神感动,我们的社会需要这样的精神,终于还是让她找到了张,并彻底看清了他的嘴脸。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那天,我们刚下班,就一起去楼下坐车,我和张住的地方比较接近,就一起坐公交咯,车走到泉城广场的时候,上来一个人,我一看很眼熟,定睛一看,居然是晓静!当时张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她,张立即转过头对窗外,但是晓静已经第一时间发现了张,仿佛是被磁化了一样,站在张的面前,一言不发的瞪着张,哀怨的眼神里藏着无尽的悲伤和无奈以及很多复杂的情感,她越是那样看着张,张越是感觉恐慌,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被你上过的女人,为了你,是什么事都可以干得出来的,所以也顺便劝一下各位14,如果你决定上一个女人,就一定做好和她一辈子的打算。
   当时的气氛很是紧张,张紧张的看着晓静,生怕她在公共场合作出出格的事情来,就一会看看她,再看看我,我知道他是想让我出来说句话,来调节一下,我觉得当时的气氛太紧张了,就随口来了句:看我干什么?我出来打酱油的。假装不怎么认识张。
   终于,晓静还是开口了,说的无非是一些满含怨恨的话,什么你为什么如此狠毒之类的话,是不是想玩弄我的感情。之类的。
   当时张是断然不能还嘴的,因为在晓静的眼里他是一个身价500亿的小开,一个如此身家的小开,怎么会在深夜坐公交车?呵呵,想想还是我机灵,我灵鸡一动,来了句:少爷,明天就要去澳洲谈生意了,非要这么晚坐公交来深入群众,会很危险的,你看啊龙和肥仔都不在旁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怎们像老爷交代啊?
   多亏我平时了解张的为人,对他吹牛那一套简直是了如指掌,才能编出自己都觉得天才的话。

张不愧是拥有多年的吹牛的经验,一个喜欢吹牛的人,一定很会随机应变,要不然随时会被别人拆穿你的谎言,见我这么一说,张顺势接过话茬,大声呵斥我:老梁,这是公共场合,注意你的素质,早跟你说了要低调,说什么去美国的事啊?我就是喜欢感受公交文化,然后看着晓静,仿佛在等晓静的回应。
 晓静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本来我心里根本没有底,这样满嘴胡柴,是个人都不会相信,但是几分钟之后,晓静居然哽咽了起来,趴到张的怀里,边哭边说:萧玉,我知道你很忙,太多事情需要你处理,但是你最起码要给我一个电话,让我知道你在日理万机的时候,还在想着我,说,你还爱我吗?
   一个女人最有效的武器是眼泪,此话不假,当她的带有体温的泪水落在张的胸膛的时候,连我这样一个见惯了世间冷暖的人都不禁为之感动,当时我想,哎,就当是为了这个单纯的女孩子吧。我就帮张把这个牛吹到底,就当时一起吹一个美丽的泡沫吧。

随后张用几句宝贝,就换回了这个女孩子的真心,这次张似乎没有上次那样沉迷,干我们这行的就是这样,每一天思想上都受到很大的冲击,我们慢慢懂得爱情是一坨屎的这句话的正确性,倒是晓静,尽管受过打击,但是感觉她变得更加离不开张了,几次甚至要吵着来公司看下张,还说什么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当时听完这句话,我非常恶心,我想小姑娘,你要是真看到张工作的样子,看你还感觉得到魅力不?张还是以直飞台北之类的理由婉言谢绝了。
   在我们这条路上,想要走的越快,跑的越远,一定不要有一个像包袱一样沉重的女人。
   张越来越感觉晓静的纠缠对她的事业来说,是多么大的一块绊脚石,这样下去,迟早会毁了他的前途的。
   我总没有想过,张春阳,一个农村进城的小伙子,会由当时偷一箱康帅傅都会吓到不能自己的孩子,会变成如今这般恶毒和令人所不齿……
   这件事发生在2007的7月。

具体的,我并不知道他那次是怎么解围的,大概也就是用我今天没那么多现金,你这里可以签瑞士银行的本票吗之类的理由来唬住那些营业员的 吧。
 张真的越来越不喜欢小静了,可是他还是不停的在她身上花钱,这种心里很是变态。小静这样的女人,单纯的可怕,但是也很招人烦,整天做那种很不现实的梦。天天跟你唠叨,是男人都会烦人。
   那段时间生意不是很好,好像很多的老客户忽然间躲起来了一样,惨淡的很,那段时间我的手下一个月收入只有不到1W。
 张在那段时间开始学会了赌博,之前的他,除了吹牛之外,几乎是不赌博的,因为他那样脑子不灵光的人,是不适合赌博的。但是那段时间,一次在他的出租屋楼下和一帮退休老打了一下午麻将,赢了5块钱,让他突然发现了生活中的一个亮点—为什么我不赌呢?只有赌,才能一夜暴富,也许这样一直赢下去,我就真的拥有了500亿的身家了。
 张是个喜欢冒险的人,自从那次赢了5块钱之后,他开始学习赌术,开始的时候他确实赢了一点钱,这也让他在小静面前有了一定的底气而不至于被小静怀疑。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久赌必输。
 渐渐的,运气也远离了张,他开始数钱,起初只是几百几百的小输,但是越是输,他就越想把失去的那些钱赢回来,这是很正常的心里,就这样,越赌越大,越大越输,渐渐的,进入了一种循环之中,开始张没钱,只是问我们同事,渐渐的,没有人愿意借钱给他了,没办法,他已经陷得越来越深,开始向高利贷借钱,高利贷的钱,是一般人能借的么?渐渐的,又进入了一种更可怕的循环。欠的钱像滚绣球一样,越来越多,到了07年10月份的时候,他已经欠了高利贷5W多!对于我们这行人来说,5W,我们要奉献出多少的精华,才可以挣得回来?

高利贷都是有帐期的,一般都是一个月,而且利息高的吓人,在张欠高利贷的前一个月以后,高利贷的就找到了酒吧,那帮家伙,只要你不出山东,躲在哪里都能给你找出来,他们第一次来的时候,张刚从卫生间出来,几个彪形大汉架起张,逼他还钱,张哀求道,这是我公司,给我点面子吧,再说,我现在没那么多钱,你们给我点时间,苍蝇找大便需要时间的。后来,在娟姐的出面下,那帮家伙放过了张,说好再给一个月,下个月还5万6,妈呀,一个月利息就6千多,真是抢劫。
   怎么办?钱总是要还啊。一个月就算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挣不了那么多啊。5万说多也不多,但是更不少。而且,张是那种兜里剩下1块钱,快要饿死他也要买一张OLAY的面膜送情人,也不愿意买个烧饼来活命的人,面子,面子是他的生命。
 我就给他提意见,当务之急是先甩掉小静,就算不甩,以后也不要给他花钱了,但是张这种人,肯定选择前者,而不愿意选后者。我甩了句狠话:要面子还是要命,你自己看着办吧。
   于是,一个恶毒的计划在他心里开始萌芽。

张是断然不能直截了当对此女子说出分手这两个字的,别人眼中的又修养又内涵的富家子弟,怎么可以做出如此灭尽天良的事?而且,突然说分手,会让别人觉得他是因为没有钱天天带小静吃KFG而说出的,所以,还是兵行险招为上。
   他,第一个想起了娟姐。
   娟姐的脾气所有都了解,因为她根本不需要在众人面前隐藏和掩埋什么,张就是看中了娟姐那种吃醋如吃毒药的脾气,决定利用娟姐心狠手辣的性格,来用一种既可以达到目的又不是身份而且还酷毙了的方式甩掉小静!
 张开始有意无意的在接待娟姐的时候透露小静的信息,只是暴露一点而已,便已经让娟姐大为光火。

张正是想利用娟姐那种为了地位而不顾一切的性格,可以达到他的无耻目的,当然,这些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张依然有意无意的提,而且经常用到“我的静”、“对不起,我还有别的事”等刺眼的词汇,来勾起娟姐的醋意,娟姐开始很介意张提别的女人,本来她就不喜欢,更何况现在如此频繁的和另外一个女人争,其实张只是娟姐的一个玩物而已,这一点,张,我,和娟姐都心知肚明,但是就好像你明明不喜欢的一条宠物狗,本来你都想扔了它的时候,但是它却跑到别人面前去摇尾巴,你心里自然就不痛快。

事情还是发生了。
 肯他鸡,阴天,秋天的凉意。
 一男一女优雅的下车,那男子绅士的关门,双双踱步进了这家高级消费场所,正处下午茶时间,但是因为天气原因,餐厅的食客并不多,男女前到服务台,男人用极其低沉的声音,对服务员说:来2杯脉劫,一杯要冰块,七分熟,一杯不要冰块,加椰果不加珍珠。
 服务员以为二人乃神经病圈人士,优雅的回到: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没又脉劫这种高等饮品,我们这里最新推出了吃鸡皮吐葡萄皮套餐,两位要来一份吗?
 片刻之后,男人目向一直沉默的女人,女人娇憨的点头:就整这个了。
 这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一直坐在角落里的一女三男,一看其外形,4人一定是道内人物。   否则,也不可能来肯他鸡这么久,都没有点过任何吃的东西。

一对男女随便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我当牛郎的时候,老杜就曾经告诉过我在餐厅吃饭做窗口位置对于一个浪漫的意境来说有多重要。
 角落里的女人一直没有开口,沉默,在四周扩散开来,除了收银台里的员工流着哈喇子打哈欠的声响之外,似乎一种爆发前的可怕的静谧围绕着这间餐厅。
   终于,那角落里的女子,虎躯一震,大吼一声,上!
   那是电一般的速度,身旁的3位男子已经出招,不由分说,一把将刚才进来的那位优雅的女士踢倒在地,并狠狠的踹了起来。
   几个高大威猛的男人,和一个瘦小温柔的女子
 女子摔倒在地,嘴角开始渗出滴滴血丝,几位大汉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就在这事,那位绅士般的男子,动起来了,他趴在地上,用自己并不强壮的身躯,护住身下那位女子,嘴里还喃喃的说,不要打,要打打我好了。
   根据后来目击者的回忆,当时那几位汉子整整打了90分钟,而那位绅士般的男子,也用自己的身体,护了89分钟。
   苍天都为之感动!

以上的描写是根据我的偶像古龙的笔锋描写。上面的绅士就是张春阳,而被打的女子,不用想就是小静,而那位角落里的女子,正是娟姐。
 一次看上去有些意外的撞见,其实根本是张的精心安排,这只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张就是利用娟姐的性格,来借刀杀人。
   张的苦肉计用的太绝了。那天,娟姐逼迫张离开小静,而张则完全表现自己英雄的一面,后来小静实在不忍心张被打死,便哀求娟姐说,我可以离开他,只要你不打他了。这句话说出口,那几位大汉才舍得罢休!
   哈哈,真是绝了,真是即达到目的,还倍儿有面子。而且还让娟姐出了口气。真是一箭三雕。

其实我们都有些小看女人了,这个女人并不是指的娟姐,而是小静。
 自古以来,很多的东西都毁在女人身上,三皇五帝,又几个不为红颜折腰?女人是一头情感怪兽。温顺的时候,可以像一头绵羊一样任你摆布,但若是内心的愤怒被一种强烈的力量激活,她们,可以毁灭这个世界!
   小静知道张的底细,还是在警察局听一个警察的口述。听完之后小静尝试过割脉自杀,当她拿起刀片的时候,她却是那么不忍心,因为她是那么爱张春阳,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她深知自己不能死去,尤其是她知道她怀上了张的骨肉,但是又在被打的过程里流产的时候,她决定,扛起一切。

张成功的甩掉小静,还沉迷在一个大包袱被甩掉后的轻松的时候,恼人的高利贷已经把电话打到了张的老家,张的老家只有张的奶奶,本来他奶奶听张的口述,以为孙子在城里做起了大生意,现在已经成了某个科技公司的老板,有时想想,张真是个人才,身份那么多,还能像计算机系统里按ALT+TAB一样可以自由切换,连自己的家里人都被蒙在鼓里,真是新一代的开山怪!
   张在接到奶奶的电话的时候,真的开始为那5万6千块钱开始担心,张还不像娟姐那般没有人性,他还是担心他奶奶的,毕竟一起生活了将近20年。他害怕那帮要钱不要命的家伙,会对一个老的路都走不动的人下毒手。
   所以,钱,是最重要的。

话说回来,干我们这行,之前我已经说过,钱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那么好赚。毕竟没有男人愿意在年轻的时候把一辈子所有的资本都挥霍完,其实那玩意儿,就像钱存在银行里一样,干我们这行的,就是年轻的时候使劲取,取完了,老了,根本就没得用,所以很多同行,后来成了无能人士,一辈子都要活在有烟却没有火一般的痛苦中
   那段时间张疯狂攒钱,而且似乎戒赌了,或者是暂时戒赌,因为再输下去,他很可能连命都要留在济南,那段时间,张疯狂接客,甚至发生了和他人抢客的这种不和谐的现象,我并没有阻止他,因为有这般上进心的人,也不容易的吧。
 终于张还是还清了欠高利贷的钱,他用一个月的时间再加上再百度贴吧里钓到的天真女子的无情资助,他终于凑够了可以还得钱。
   三个月之内,张春阳甩掉了压得他不能呼吸的两个大包袱。
   仿佛黎明前的黑暗,天,马上要亮了。张仿佛看到了幸福在前方向他挥手。

一个人在得意忘形的时候,往往是很容易摔上一跤的,而且会摔的很厉害。
 那段时间,也就是07年11月左右,平平淡淡,酒吧的生意也不好不坏,那段时间,我听到一个叫做李小聪的les在济南的圈子里红了起来,这还要膜拜糊喃卫士的“超级女牲”在全国的走红,让一帮远看像男的近看更像男的其实是女的人火了起来,他们(她们?)迅速走红,成为少男少女的偶像。在济南这座古朴的城市,也刮起了这样的一阵旋风。但是我只是听说而已,并没有见过它(我觉得这种人还是用它比较适合)
   一天晚上,生意很一般,我坐在吧台和一帮老顾客拉呱,忽然听到另一个吧台传来了吵闹的声音,一个身高1米74左右,留着烟花烫短发,看上去酷酷的男的,背对着我,对我们的调酒师挥舞着玻璃瓶好像是要动手,我厉声呵斥我们的调酒师,因为我是觉得不允许和顾客发生冲突的事情发生在我眼皮底下的,趁着这个时间,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男的。
 干我们这行的,尤其是我的职位,对各种人都是很敏感的,看人也很准。一般来我们酒吧的男的,除了玻璃还是玻璃,总不可能是陪自己的老婆来干那事吧?一看此人,身穿一件高档的PAMA衬衫,除了帅气,我没有更好的成语来形容他。
   “呵呵,这位先生,为什么发这么大火啊?可以找个帅哥来陪陪你啊”,我尽量打圆场。
 他压根没有理我,一直没有开口,一开口,从他光滑的脖子,我才感觉自己好像说错话了,也许,莫非,或者?这是个女人?
   她一开口,我更加懊恼自己这次看的彻底走眼,虽然她的嗓音依然很中性,但是绝对是女声,酷酷的说道:
   谁叫张 春 阳?

ad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