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雨后小故事,雨后小故事动态图,雨后的故事网 网址:www.qqdo.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雨后小故事

ad1
热门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雨后小故事
雨后小故事之《小张和小丽》
更新时间:2018-08-22 14:58:26 [编辑:雨后小故事] | 浏览:

  我觉得酒劲上来了,自豪道,“做了两次!”

  他们对视一眼,喜闻乐见道,“意淫一时爽,全家火葬场!”“傻逼,吹牛逼也得动动脑子啊,你当这里是超市啊,还买一赠一!”“临走还送你个打火机?”

  然后大家大快人心的在街边狂笑不止。

  我有点累了,懒得争辩。脑中都是小丽乌黑的毛发,以及她背后幽黄的灯光,像一出京戏,在我的人生中拉开了短暂的帷幕。

 

  ***

 

  相亲完了我就没再联系过小张,我妈不断催我,“多好的姑娘啊!你也上上心,别整天下了班就窝家里打游戏!我跟你爸这么大年纪了,就差你这么个心事儿没办完了。”

  我一分神,空血的蛮王忘了开大,死在乱刀之下。

  “知道了知道了,催催催,媳妇儿迷!”

  媳妇儿迷是我小时候我爸常拿来笑话我的。那时候家里来了客人,就有人喜欢逗我,“你将来娶了媳妇儿,是跟你媳妇儿过,还是跟你爸妈过啊!”

  我说,“跟媳妇儿过啊!”

  他们就一起笑话我,“媳妇儿迷啊媳妇儿迷!”

  这个笑话一直到我长大了也没理解,这些长辈结婚后不也是和媳妇儿过的吗?也没见谁带着自己老爹老娘一起过的啊,怎么着就我自己是媳妇儿迷了?

  我给小张发短信,“等你有时间,一起看个电影吧!”然后继续带兵线,拆塔时,手机响了,对面过来两个英雄,我扭头就跑,躲进草丛,回了城,身上的钱刚好出一把红叉。

  “你是谁啊?”

  我啪啪回过去,“小祥。”然后拖着我饥渴难耐的大刀,传送去了没人防守的下路。带过去兵线,拆了塔,又绕过去,打了龙,手机才姗姗来迟的响了起来。

  “呵呵,这个周六下午吧!”

  “好。”

  

  ***

 

  那次之后,我就养成了攒钱的好习惯。我爸见了,夸奖道,“媳妇儿迷学会存钱了啊,还没上班就寻思着娶媳妇呐!”

  我嘿嘿讪笑,心里磕了一万个头。对不起爸爸,我悉心攒钱是为了护失足的。我不是媳妇儿迷。

  再去那地方,从一开始的陌生感,夹杂着隐约的恐怖感,竟然有了一种亲切的感觉。

  我问吧台,“小丽在不?”

  吧台冷冷道,“这里只售公共浴场套票。”

  上次是同学交的钱,我也不清楚是怎么个环节,匆匆交了个通票钱,潦草的冲了个澡,便上了三楼。门童唱,“三楼贵宾一位——”

  立马有个勤快的服务生跑过来,年纪和我约莫大,热情道,“先生有指定没?”

  我觉得三楼和一楼这么一对比,的确有天上和人间的区别。

  “小丽,比我大几岁那个。”我比划道。

  服务生做了难,“先生,咱们这儿叫小丽的有好几个呢,而且好像都在上钟,您知道她的牌号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

  “那要不您先到房间等着,一会儿小丽下了钟,我让她去找您。”

  “也行。”

  “不过您进了房间就要开始算钟了,45分钟到了您就得出来了,要不您换个试试?”

  “不了,我就等等吧,你尽快。”

  “好好!先生里边儿请。”

  是和上次有些方位不同的房间,装饰布置都一样,灯光有久违的熟悉感。

  我记得小丽的话,不敢乱往床上躺,就在那儿直挺挺的站着,腿酸了就溜达溜达。冷气还是很低,好像故意要把人冻跑似的,我找了找,却没有遥控器。

  过了会儿有人敲门,进来个女的,我看她,她也看我。

  “可以吗?”她问我。

  “不可以。”我回道。

  她讪笑一下,转身过去的时候变成了厌恶的神情,带上了门。

  又过了一会儿,又进来个女的,问,“可以吗?”

  我问她,“你叫什么呀?”

  “小丽啊!”

  “此小丽非彼小丽。”

  “什么?”

  “对不起,我在等人。”

  “什么玩意儿,切。”

  墙上有块老旧的表,我心想该不会是暗喻老婊子的意思吧?又琢磨了会儿,觉得店长没这么内涵。突然发现,我的时间好像不多了。

  一股巨大的失落感扑面而来,席卷着包裹着我,像是从梦里无限的坠落,被抽干了力气。

  我蹲下来,难过的想掉泪。

  二百块,我攒了他妈两个多礼拜。抽他妈红梅,喝他妈白开水。就这么在这憋屈的小屋里,傻了吧唧的站没了。

  一站没。

  我小时候学过的古文全冒出来了,什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什么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老而不死是为贼也。

  突然高秀敏彪呼呼的在我脑子里冒出来了,“你此刻就是给我们喝云南白药,也弥补不了我们心中的创伤。”

  我蹲在那里,傻呵呵的笑出来。

  门又开了,她好听的普通话在我身后问,“可以吗?”  

  我扭过头,像至尊宝一样蹲在那里,眼里可能还有泪花。

  她惊倒,“她们说来个怪人,怎么是你啊!你蹲那里干嘛?”

  我觉得自己像小溪汇入了大海,枯木扎进了森林。一股委屈顶风冒雪的冲了出来,我差点没憋住,鼻子酸的要死。

  她想起什么,“你的钟快到点了吧?”

  我突然被戳中泪点,眼泪扑哧扑哧掉了下来。

  她吓坏了,把小篮子丢在一边,扶我坐在床边儿。“哎呦好弟弟,怎么了这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吗?跟姐说说。”

  门外服务生敲门,“还有五分钟啊!”

  我再一次霍金附体,瘫痪在那儿,越他妈想告诉自己别哭别哭,越他妈哭的厉害。后来我每逢回忆到这天,都由衷羡慕夏侯惇真汉子。

  小丽说,“哎呀,你赶紧的,要到钟了。”

  我摇摇头,鼻涕甩了出来,她赶紧拿湿巾给我擦。

  “不了姐,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想很久了。”

  她给我擦鼻涕的手停住了,看了我一会儿,“真的?”

  我的嘴被湿巾堵着,有清凉的薄荷味,让我想起她上次给我擦身体的样子来。她依然穿着那件薄薄的衣服,在灯光下看不出是粉红还是大红。

  我不争气的又人参树了。

  浴袍很松,她轻易识破了我的谎言,却笑道,“弟弟真好。”

  我必须男人一次。我警告自己,话都说这份儿上了,要是敢做,我就自宫!

  我接过湿巾,自己揩了揩,站起来,“到时间了,下次再来看你吧!”

  说着我就想往外走。见到了小丽,突然觉得那两百块即使没用在了刀刃上,起码也算是物尽其用了。心疼的感觉不翼而飞,我心情又好了起来。

  “呐,”她叫住我,“你给我你的手机号,这周六下午我给你补回来吧!”

  我冲口欲出,可是又仔细想了想。她该不会讹我吧?找几个黑社会把我绑票了?还是拍下照片管我要钱?

  见我杵在那儿,她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要不这样,我给你我的,你要是想,就找我,时间地点你定。”说着她翻出一只笔,撕了张纸条,写下个号码给我。

  “小弟你能来看我真好!”出门前,她浅浅笑道,有说不出的万种风情。晚上我握着那张纸条撸了好几次,每次都意犹未尽。

  她冰冷的皮肤,冷藏的脂肪。还有出门前那回眸一笑。

 

  我给她发短信,“还是我请你看电影吧!”

  她一直没回,直到我沉沉睡去。

ad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