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雨后小故事,雨后小故事动态图,雨后的故事网 网址:www.qqdo.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雨后小故事

ad1
热门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雨后小故事
雨后小故事之《小张和小丽》
更新时间:2018-08-22 14:58:26 [编辑:雨后小故事] | 浏览:

 

  刚买电脑那几年,给小丽留言是我每天必备的工作。我对她寒暄,跟她嬉笑,时不时凶她一凶,很少眼泪鼻涕的求她回来。

  小丽现在,孩子应该都很大了吧。或许会像小丽一样,有雪白的皮肤黑亮的头发,健硕又温柔。我要是抱他,他应该也会用好听的普通话问,“叔叔,你是谁呀?”

  可能小丽也胖了,至少不会太走样。每天在她身上践踏的汉子,应该是皮肤黑溜溜的农村人吧?听说有点关系,难不成会是小县城里肥头大耳的小公务员?只见他在小丽身上动不几下,就交了枪,气喘吁吁的红了脸,像我第一次见小丽时一样——而小丽也温柔安慰他,两人说着说着,便笑了。时间过去了那么久,我根本都不会哭了。“像个男人一点!”小丽的话时常在心底响起,在我每一个撑不下去的瞬间。

 

  小丽走的那天我也没哭,像终年笼罩在这个城市上空的薄雾,揪心不止。

  在候车室,小丽买了本杂志,准备路上看。我坐在她旁边,看守着她的大包小包。

  小丽异常的冷淡,看得出来装的也很勉强。

  她随手翻书看扉页,忽然对我说,“小祥你看,这首歌我会唱诶!我唱给你听好不?”

  我看,是杂志的最后一页,印着通俗歌曲和简谱,歌名叫《风筝》,歌手是孙燕姿。

 

  在人声鼎沸的火车站里,小丽在我耳边轻声浅唱,一如她每日在我枕边轻轻的喘息。仿佛世间只剩下我们二人,音符错落有致的跳跃着,句句伤神。我只盼时间过的再慢点,若洪荒仍有主管,请将我们永远抛弃。

  我送她上车,安顿好,怕过路车走的急,便下去在月台看她。

  隔着模糊的车窗,小丽的脸就此在记忆里道别,从此再无音讯。

 

  ***

 

  半夜还是去陪了小张,虽被她责怪,但看得出她蛮开心。

  

  天快光时,我们坐不同的车分头回家。几个小时后,在乱哄哄的喝彩中,我被司仪鼓励向小张表白。

  小张的婚纱是影楼租来的,在镁光灯下有些黯淡。她依旧挂着不冷不热的笑容,宛如这个社会精心培育的淑女一般,亭亭玉立的站在我的面前。

  在我遇到小丽之前,小张这样子的女生,一定是我心目中的完美女神,当时若知此日,定死而无憾矣。

  可小丽偏偏非要给我打上一枚烙印,像军荼利养的孔雀王,让我懵懂之年遇到极限的经历,让我而后的日子都成了废墟。

  塞翁失马,安知非福?若我可以一直普普通通的活过来,那么今天,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幸

福的人——忽然间好像明白了小张那不屑的笑,她似乎在说,“你这样的男人,能娶到我,不是天大的幸运吗?”

  是的,是的,以前来说的话,是的。

  真的,对不起。

 

  台下的人起哄的热切,瓜子和糖块时不时丢来。我看着小张,她也看我。她的眼神很古怪,就像前几天她收拾屋子时,随手扔了我的那件T恤。

  那是我们第一次吵架。换句话说,那是我第一次对小张反抗,甚至动怒。小张自然不吃我这一套,一个电话弄得两边家里鸡犬不宁,四个老人轮流给我道歉疏导,谁也不知道扔了件破衣服,怎么就这么大仇了?

  小张心里一定清明的很,那件T恤几乎洗得破了,纤维与棉料近乎透明,还藏着不扔,不是信物,又是何物?

  她轻而易举的打碎了我与小丽的来世。

 

  灯光让我有些眼晕,小张的脸看起来更加趾高气扬。

  主持人又在催了,逼我说一些我从未说过的话。

  小丽结婚时,会听到什么呢?怎样的话就能让她眉眼弯弯了?

  “不工作了好吗?”我问小张。

  “你养我啊?”小张冷哼。

  “我爱你!”我冲口说出这句,小张和主持人都楞了一下,这好像不是电影里的原词。

  莫名其妙的桥段还是让观众们沸腾起来,主持人宣布开席,我俩就退了下去。

 

  几个朋友随着我们,去换衣服的路上,准备给包间敬酒。

  路过分叉口时,小张落下一步,让过几个伴娘,在我身后道:

  “我也爱你啊。”

 

 

ad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