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雨后小故事,雨后小故事动态图,雨后的故事网 网址:www.qqdo.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雨后小故事

ad1
热门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雨后小故事
雨后小故事之《小张和小丽》
更新时间:2018-08-22 14:58:26 [编辑:雨后小故事] | 浏览:

  我觉得她像敷衍小孩子一样,把我哄了出去,免得我在浴场惹是生非。

  可是又想到她对我说,“你能来看我真好”,又觉得那不像是在做戏。

  戏子无情,婊子无义。也不记得从哪里听来这话,反反复复在我梦里出现。

  第二天醒来,她的短信平静的浮现在屏幕上。看时间,是凌晨三点半发来的。

  “看电影的话,就礼拜二下午去呀,半价哦!”

  我兴奋的从床上翻起来,他妈的,他妈的!谁他妈说婊子无义的!

  突然觉得,这样叫她,好像很过分的样子。

 

  我们约了时间,在影院门口碰面。

  我跟家里说同学过生日,要了一百块出来。买了两张票,又到肯德基买了点鸡翅和可乐。

  我在那里等,下午两点半,三点开场。迎面的和逆流的,是面貌各异的人潮。我忽然担心会不会不认识她。每当觉得有人像她时,便竭力张望,做出翘首以盼的样子,希望她能发现我的存在。当那些面熟的人面无表情的从我身边走过时,一次次加重我的失落感。

  等人是世界上最煎熬的事情,尤其是在不确定对方是不是会来的前提下。

  向我一样早来一会儿会死吗?

  会死吗?会死吗?

 

  两点四十五,小丽提着一塑料袋东西,同样东张西望的向我走来。原来我一下子就可以认出她来,在没有昏暗的灯光下,在烈日炎炎下。

  她穿的很素净,阳光下看起来和普通女生没什么区别。

  谁也不知道我现在正在和失足约会。要是被人知道了,我这辈子就完了。那些护过无数失足的人会跳出来,大义凛然的指责我,说我破坏社会道德,说我影响构建和谐特色社会主义,说我第73条,说我丧心病狂。

  我突然有些害怕了。

  小丽看见我,走过来道,“你买东西干嘛呀,我带了些吃的了。”

  我扬了扬那包小小的肯德基,“走吧,快开场了。”然后心虚的很,生怕碰见熟人,好像全世界都知道小丽是失足似的。

  进场的路很短,可是却觉得一直被别人指指点点。

  小丽不说话,与我不近不远的走着,她好像能察觉到我的心思。

  于是她不闻不问。

  我觉得小丽这一点挺好的。看了一场奇怪的电影,人也寥寥无几。

  期间小丽起身去洗手间,我问她,“需要陪你么?”她笑笑,“我去去就回,你乖乖等我啊,不要乱跑。”像是在哄小孩子。

  后来我一直想牵小丽的手,离我很近的扶手旁。可是我很没种,努力了几次,都不了了之。我们明明连那种事都做过了,为什么连只手都不敢牵?我刚要发狠,举起的手又僵在了半空。我好像听到背后有无数的人在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交头接耳,冷嘲热讽。

  我终是没敢牵她。

  散场后,转出门外,进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我们带来的零食基本没怎么吃,而天也将要暗了。

  “去吃点东西吧?”我说,“那边的成都小吃的盖饭很好吃的。”

  小丽犹豫了一下,我突然意识到天一黑,她就要上班了。

  一股厌恶感油然而生。可是我又想她答应我。

  小丽说,“不去外面吃了吧,又脏又贵。”

  “不贵啊。”我盘算着两张半价票买完,又买了点鸡翅,剩下的十几块钱还是够我们俩吃一顿盖饭的。

  “总是不干净嘛。去我那儿吧,我给你做饭吃。”

  “你会做饭?”

  “很奇怪吗?”

  她租了间民房,在靠近汽车站的附近。屋内也出乎意料的干净,物件不多,但都井井有条。

  小丽炒了两个菜,焖了些米饭。菜很清淡,是从来没吃过的味道。席间我们都没话说,气氛一度尴尬的要死。

  家里没有电视,只有一台旧的笔记本电脑。小丽放了音乐,收拾碗筷。

  “我帮你啊!”

  “不用,你玩儿电脑吧,这哪是男人家做的事。”

  这话我喜欢听。

  她手脚麻利,一会儿弄好了。房间里除了有淡淡的饭菜味,其他好像都没有出现过一样。我机械性的打蜘蛛纸牌,小丽在我旁边看了会儿,跟我说,“诶,现在还想哭么?”

  “……提这干嘛?”

  “你要是哭出来,我就安慰你呀。”

  “我才不哭,有病啊。”

  “真的?”她用手撩撩我的大腿,那颗小树又旺盛起来。“你弟弟比我弟弟诚实。”

  “去你的。”

  “叫声姐就给你做。”

  “我不。”

  “现在呢?”她的手伸了进来。

  “真的可以?”

  “叫不叫?”

  “别说姐姐,婶婶我也叫得。”我把本子放在床头,向她凑去,她吃吃的笑。

  那身朴素的衣服,被我笨拙的剥。时而卡在这里,时而卡在那里,断断续续的。小丽始终保持着那样的笑容,好像鼓励般似的。终于在胸罩的扣子上卡了壳。我像个稚嫩的坦克维修师,满头大汗的精修她背后的铁扣。

  小丽的颈间传来淡淡的发香,皮肤上是沐浴露的味道。又或者是香皂,白色那款的舒肤佳。我怕气氛僵了,便凑过去想吻她的嘴。她却躲开了。

  我本能的楞在那里,她就趁机笑着解开了衣扣。

  我魂牵梦绕的冷藏脂肪,雪白的跳了出来。我摸摸,像小时候玩过装水的皮球。想去亲时,又被她轻轻挡住了。

  “只可以碰,不可以吃。”她在我耳边轻道,然后开始解我的衣物。

  “为什么啊!”

  她没说话,但是她眼睛里分明写着,脏。

  小丽把我轻轻放倒,找到小树苗,含了起来。

  天花板也很干净,墙角没有蜘蛛网,是用了心打扫过的。周遭的温度仿佛都静止了般,凝聚在小树苗的顶端。我去看她的脸,认真的仿佛像小学生在做功课。与第一次不同的是,她做的很轻,很慢,不像上次那般赶时间。

  又或者,她并没有把我当成客人。就像恋人般的,用心的照料。生怕一不小心,就扫了对方的兴。

  一个人爱你不爱你,很多小事都可以看出来的。

  她牵着我的手,放在她那个地方。和这个房间一样,那里似乎也一尘不染。

  “姐没给你准备小雨伞,不过姐这里很干净,你放心便是。”

  我笑,“牡丹花下死——”

  她打我一下,“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姐不爱听。”

  然后她扶着我,一点点了进了去。我贴着她的皮肤,一点也不冷。反而随着天气,越来越烫。她喉咙里挤出的声音,尽量压抑着,仿佛怕隔壁有人偷听一样。我想她这样,是怕我听到她的声音联想起她的工作。还是怕我扫了兴。

  我突然很感动。

  想起一句台词,便问她。

  “不工作了好么?”

  她一愣,笑的眼都没了,“你养我啊?”

  然后她捂住我的嘴,没让我说下去。随着彼此的喘息越来越浓,小树终是坚挺不住了。

 

  ***

 

  周六下午,还是三点的场。较那年来看,价格不知翻了多少倍。

  我在海报前等小张,买了很多肯德基的零食。

  天气不算热,有习习凉风拂过。周六的人显然比周二半价那天要多的多。偶尔有一身素衣过去的女生,就让我想起是不是小丽。

  两点四十五,是小丽出现的时间,然而小张却不是。

  我早就不会诅咒迟到的人会死了。

  一些率性而天真的东西,在成长的路上,走着走着就丢了。即使某天强行捡起,再把玩时,却觉得索然无味。

  两点五十四,小张姗姗走来,挎着一个很精致的小包,我觉得那里面很难放下什么零食。

ad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