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雨后小故事,雨后小故事动态图,雨后的故事网 网址:www.qqdo.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雨后小故事

ad1
热门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雨后小故事
雨后小故事之《小张和小丽》
更新时间:2018-08-22 14:58:26 [编辑:雨后小故事] | 浏览:

  “你猜呀。”

  “我哪里猜得到。”

  “那就慢慢猜呗。”

  “你直接告诉我不就完了。”

  小丽停下手里的活儿,关上水龙头,回过身来看我,笑嘻嘻道,“那可不行,这是商—业—秘—密—”

  我心里一阵憋屈,火起来了,这样的话让我觉得她把我当那些客人一样。

  “那算了。”我扭头就走。本想潇洒的摔门而去,可我的小树苗隐约嘶吼着叫我不要这样。于是我乖乖的听小树苗的,坐在床边生闷气。

  小丽见了,便顾不得洗碗了,拿毛巾擦了擦手,赶了过来,坐我旁边。

  “干嘛呀?发小脾气啦?”

  “哪有。”

  “哈,你看你的脸,都掉到地上了,还说没有。”

  “去你的。”被她这么一说,我突然有点憋不住想笑场。可是如果就这么算了也太没种了,我必须坚持下去。

  小丽的舌头勾着我的脖子滑了上来,直到耳垂,湿哒哒道,“吃饱没?”

  “再不饱不就是猪了!”

  “那可以做了哈。”她好像不太喜欢前戏,不喜欢我戏她,也不喜欢戏我。

  她掏出小树苗,把头发挂到耳后,便俯下身去含了住。往耳朵后面挂头发那个动作,直到现在我都觉得特别风情万种。

  然而我又觉得她是在戏我了。吞吞吐吐的,就是不肯用力,口水声专业的像电视里一样。她察觉到我在看她,便翻着眼看我,额头上挤出一些细纹。

  她没有停,依然和我对视着。不一会儿我的表情就变形了,她又笑了。

  小丽平时长得还算可以,但就在这个时候会显得特别好看。又或者是躺在那里,不做作的叫床时,微闭的双眼,盖着淡淡的眼帘。也是好看的不行。

  为什么这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儿,就去做失足了呢。

  我的小树在忧国忧民的心情中,枯萎在她的嘴里。

 

  她捧个水杯漱口,我光着屁股坐在床边,晃着腿。

  “姐……”

  “嗯?”

  “为什么要做这行啊?”

  她没有回头,咕噜咕噜把水吐出来,拿毛巾擦拭,慢条斯理的。

  “姐?”

  她把毛巾挂上,“因为穷啊。”轻描淡写,然后去厨房找了两个苹果,在那边洗,边洗边嘟囔,“我听人家说啊,男生做这事很费身子的,不能贪多啊,以后你得节制点儿,听见没?”

  她给我个大的,“别削皮,那样没营养。”

  “你家里很穷啊?”

  “是呀。”

  “我家也很穷啊。”

  她扑哧笑了出来,“那你也去卖啊!”

  “我去,我倒是想,你给我介绍介绍啊!”

  她推我一把,“去你的。”用的是我的口气,“以后去考个公务员,当大官去,给姐争争气。”

  我刚想说我这种职专生考不了公务员的,可是看她一脸期许的样子,好像真的把我当做她的亲弟弟一样。

  “好哇,我考失足科,捧你上位当头头啊!到时候咱们联手拿下城里的业务,富可敌国啊!”

  然后我俩笑的前仰后合。都快笑出了眼泪。

  小丽喘着气道,“你们这些读书人啊,歪心眼子就是多。姐没那么大志气,我再赚点钱,就要回家去啦。”

  “回家?”

  “是啊,姐也一把年纪了,总不能一直在外面儿飘呀。”

  “回去干嘛?家里不是很穷吗?”

  她嘿嘿点我脑门,“姐要回家,相汉子,给人当媳妇儿生娃娃呀!

  我突然又不高兴了。见我不说话,她有点慌,想劝我开心,又不知从哪儿说起,冒冒失失道,“哎呀,我会一直记着你啦。”

  我还是不想说话。

  她放下苹果,小跑过去擦了擦手,又快速跑回来,小拖鞋啪嗒啪嗒的。

  她跳上床来,从后面把我揽住。

  “好弟弟,你别这样儿成吗?你那驴脸一掉地上,姐心里没底儿。”

  “家里知道你做什么吗?”

  “我有病呀!怎么可能让家里知道!我们村里几个约好了一起出来打工的。”

  “都是做这个的?”

  “是呀。”

   “你们村挺与时俱进的。”

  “什么啊,一开始都是在工厂和私企,可是难啊,大家辛辛苦苦工作一个月,最后赚的工资勉强够自己生活,这哪里够呀。”

  “然后呢?”

  “然后我们换了很多工作啊,去超市啊,商场啊都做过事,可是都差不多啊,辛苦的要死,赚的钱还是那么一丁点儿。”

  “然后呢?”

  “后来有人牵线,我们就去卡拉ok做陪侍啊。”

  “坐台?”

  “哪儿啊,也常有客人要求出台的,一般都是老板的熟人,不去不行。”

  “毕竟出的少啊。”

  “可是喝酒厉害啊!我又不会唱歌,又不会玩色子,在那里不是被揩油就是被灌酒。”

  “所以后来就做这个了?”

  “是啊,一开始都很抵触啊,谁没个脸皮良心。可是入了行才发现,其实这地方比外面干净多了。”

  “你还挺幽默。”

  “是真的啊!这里有硬性规定,每个客人必须戴T,而且不能有任何体液接触,老板明令男服务生一律不许跟我们越界,管的很严的!而且每三个月还组织集体查体,提成也不错!”

  “那……你跟多少人做过?”

  “啊?这个……”她掐着指头算,“大概一天三四个的,一年也就千把个吧。”

  “做了多久了?”

  “快一年了呀。”

  “快一千了?”

  “哎呀我又不是收藏家,哪记得那么清楚呀,大差不差吧。”她装作没好气的样子,“问这个干嘛?”

  我若有所思,“那么多次,可是觉得还是蛮紧的……”

  她楞一下,扑哧又笑了。

 

  ***

  又到了国考时节,小张报了名,天天往大学里跑,找图书室上自习。

  我到了单位,沏上茶, 给她发短信,“近期有空的话就找我啊。”

  临近下班时,她回,“好啊,如果考上了,你要请假带我去凤凰玩。”

  “凤凰?”

  “是啊,很有名的,景色很美。”

  “去过再去不就没意思了嘛。”

  “要你管。”

  “那就去咯,你好好考。”

  “必须的。”

  然后就断了茬,没了消息。

 

  回家后我跟我妈商量结婚买车的事儿,我妈说,“买个二十几万的不就挺好嘛,你看那小谁,挺大气的啊。”

  “小张想要个小点儿的。”

  “那更好呀!”

  “可是小了不见得就便宜,跟水果不是一个道理。”

ad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