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雨后小故事,雨后小故事动态图,雨后的故事网 网址:www.qqdo.com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雨后小故事

ad1
热门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雨后小故事
雨后小故事之《小张和小丽》
更新时间:2018-08-22 14:58:26 [编辑:雨后小故事] | 浏览:

  “那得多少啊?”

  我懒得解释,开网页给她看迷你宝马。

  “这么贵啊?这么一点点!”

  “是啊!海鲜就是比猪蹄儿贵啊。”

  “哎呦呦,再想想,再想想。”我妈吓了一跳,嘟囔着去厨房做饭了。

  我开LOL,进弗雷尔卓德,打了起来。

 

  那时问小丽,“你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啊?”

  “不固定啊,有时候偷懒,不去上班,就少一点啊。”

  “少一点是多少?”

  “一万块总是有的。”

  “我去!姐,我不管,你快带我入行!”

  “哈哈哈,小祥好好学习,姐养你。”

  “我毕业了都。”

  “考大学啊!”

  “我不能考的。”

  “为什么啊?”

  “身份啊。”

  “嗯?”

  “就是说,我不是正规高中生,不能考的。”

  “怎么这么多条条框框的,真烦人!”

  “就是说啊。” 

  “那就找份工作,踏踏实实做呀!男人跟女人不同,只要努力,就能出人头地的!”

  “姐,你真是个大明白人!”

  “一直都是!诶,手别乱动,昨天做过了,今天要休息一下!”

  “我生猛的很,姐你尽管拿我开发新型技术产业,弟弟我万死不辞。”

  “滚开啦你。”小丽笑着推开我,我又欺上去,她半推半就顺从了。做完后,我从床头把烟抓过来,小丽挡了一下,“做完就吸烟不好的。”

  我“啪”把火点上了,小丽白我一眼,光着身子跑去客厅,把烟灰缸拿来了。

  “晚饭我回家去吃啊。”

  “好啊,我收拾一下就去上班。”

  “今天这么勤快啊?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啊?”

  “哪儿啊,要挤公交车,很麻烦的。”

  “你这一年下来十好几万呢,买辆车啊。”

  “是这么想过,可是舍不得啊。”

  “想过什么?给我说说,我懂点车的。”

  “小祥无所不知啊!”她真心夸我。

  “我在职校学的就是汽车维修我会到处说?”

  小丽爱怜的摸一把我的脸,“那你可别笑话我。”

  “我笑你干嘛。”

  “我啊——最想买的车,是那个吉利自由舰,四万八,黑色的。”

  “挺好啊,怎么想到要买这个?”

  “没出来前,在老家街上,偶尔会看见这个车,印象很深。”

  “你那儿是有多穷啊!”

  “跟你说过了呀,很穷很穷。”

  “这车还行吧,买个雪佛兰的小QQ不更适合你么。”

  “不呀,我那时候发过誓,等我以后有钱了,就买个一模一样的开回去,给家里长长脸。”

  “那就去买啊。”

  小丽不说话,陷入了沉思,认真想了半天,“再等等吧。”

 

  ***

 

  这天我下班早,突发奇想,去接小张下课。

  我没上过大学,不懂得什么是象牙塔;可是进来后,明显与外界的气息不同。也可能差不了多少人情世故,但终归要干净一些。

  我穿的比较休闲,像几年前与小丽在一起时学生的样子。挨个问路,找到了图书馆。

  不时有三三两两的情侣与我擦肩而过,我本想找个台阶坐下,又怕被小张看见不雅,就站着抽烟。

  11块的南京买不到了,我升了点档次,在15块左右徘徊,可是没有一款可以让我再一直吸几年。

  我觉得大学生和我们职校生也差不多,都没有中学时急急忙忙赶路的情景。人们三三两两,不紧不慢的走着,与世无争的样子,丝毫不曾觉得这个社会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虎视眈眈的在这圈围墙外盯着他们。

  趁着年轻抓紧享乐吧。别跟我一样投身建设社会主义的浪潮中去了再追悔莫及。

  约莫半个小时后,小张和一个高个子男生并排从楼里出了来。他们说说笑笑,经过我的身边,并未发现目瞪口呆的我。

  所以说人一定要长得突兀,哪怕丑一点,也得要你的女朋友和别的男人一起走路时可以一眼发现你的存在。

  “小张。”我轻声唤她,她并未听见,依旧在那个有说有笑的世界里。

  上个自习而已,有那么开心吗?

  “小张!”我提高声音,觉得有些难堪。

  她一惊,回头看我,“呀,你怎么来啦?”

  那男的对我点头微笑。

  “今天下班早,特意来接你。”

  “这么好啊?”小张落落大方的介绍,“这是我学长,也准备考试呢;这是我朋友,小祥。” 

  学长对我点点头,一副女方家长的样子,高深莫测的表情,看不出对我是满意还是嘲讽,脸上是播音员般的笑容,“来接小张啊,好,好,那我先走了啊!”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对着小张,说完后又对我点了一下头,便扬长而去了。

  我和小张站在原地,僵持了几秒。

  学长的背影混进来往的学生中,继而不见。我觉得他像成功偷吃了炊饼的西门庆,留下我和金莲在这里面面相觑。

  “今天犯哪门子邪劲儿啊,想起来接我了呀。”小张盈盈笑道,丝毫不为炊饼之事耿耿于怀。

  “想你了嘛。”

  “那陪我走走吧,学了一上午,脖子都酸了。”

  “那个学长也考公务员啊?”

  “是啊,志在必得呢。”

  “他家里是干什么的啊?”

  “你管人家呢!”小张不悦,像护犊子的母鸡。

  “先去吃饭吧。”

  “好啊。”

  “去哪儿?”

  “你说啊。”

  “我想吃成都小吃。”

  “那多脏啊!再说拆了多少年了都。”

  “你也吃过啊?”

  “怎么没吃过?”

  “上学那会儿?”

  “是啊。”

  我就不再问了。

  在我的印象里,成都小吃是我们那一代情窦初开的穷逼,能带女朋友吃得起的最好的地方了。

  出校门不远便是站台,这时人不多,我本想和小张坐公交车的,她张手拦下一辆出租。

  “去湖边那个旋转餐厅。”小张好像女皇,居高临下的指挥师傅,优越感十足。

  她从包里拽出两条耳机,塞给我一支,是个清凉的女声,唱着幼稚园的儿歌。

  “范晓萱?”

  “什么啊,陈绮贞,真是的!”小张很不高兴,好像我间接侮辱了她的人格一样。

  过市中心时塞车,儿歌让我昏昏欲睡。

 

  ***

 

ad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