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小故事

www.qqdo.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故事 > 正文

雨后小故事之《借避孕套的人》

编辑:qqdo 日期: 2019年8月3日 12:21 浏览 51 次
     

一、宾馆

到周末了,照例要去跟小雅开房。

我从城西出发,小雅从城东出发,我们在市中心的旅馆会和。

我的大坝,再晚一天就要决堤。小雅的湿地,再晚一天就要干枯。

在宾馆门口和小雅相拥时,我们都忍得发抖,鼻子喘粗气,浑身发热,巴不得立马脱衣服。

前台的工作人员把房卡给我后,我就拉着小雅的手进了电梯,身份证没拿,不是忘了,而是不想多耽误几秒时间。

电梯门刚开,小雅就把我推了进去,把我按在电梯里狂吻乱摸。

从电梯里出来,我又跟小雅从走廊吻到了房间门口。

我腾出一只手来刷卡,刚抱着小雅转进门,就有一只手拉了拉我的胳膊。

我睁开眼,掰开小雅的头。

我们身边站着一个光着膀子,穿着裤衩的眼镜男。

小雅看到这个男人,立马尖叫着躲到门后。

我往后退了一步,拉着门把手说:“干什么?”

那个男人说:“你好,不好意思,有多余的避孕套吗?”

“什么?!”

“请问,你有没有多余的避孕套?”

“有,怎么啦?”

“能不能借一个给我?”

“你丫有病吧?旅馆有,楼下便利店也有,你来向我借?!!!”

“先生,实在抱歉,我女朋友一定要我用借的,否则不让我那个。”

“你女朋友有病吧?”

“先生,你可以不借给我,但请不要这样说我女朋友。”

我很愤怒,但被他一脸认真的样子弄得很懵逼,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

他还站在门口,我也衣衫不整地拉着门把手,保洁阿姨推着清洁车经过,她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我和他。气氛很诡异。

小雅从包里掏出避孕套塞到我手里,说:“楞着干嘛?给他就是了。”

我就把避孕套给了他。

他很诚恳的说,谢谢,我会还给你的,你们也加油!

我跟小雅始终有点懵,两人排排坐在床沿。

要不是对面房间响起了清脆的啪啪声和嘹亮的呻吟声,我俩都忘了来旅馆的目的。

我跟小雅继续坐在床沿听着他们纵情恣欲地欢呼声。

过了几分钟,一声畅快的呻吟合唱后,对面安静了下来。

我跟小雅还是安静地坐着,但又没有什么东西听,突然有些尴尬。

我说:“去洗个澡吧。”

小雅:“我被吓着了,不想做了。”

我说:“我他妈也痿了,但房都开了,只能洗澡了,大白天又睡不着觉。”

小雅还是坐着没动。

我给她开了电视,亲了下她的额头,然后自己去了浴室。

洗了一会儿,小雅光着身子进来了。

温热氤氲的浴室里,欲望像干枯的海带碰了水,立马又生机勃勃。

我把小雅放到床上,压了上去。

刚要进入主题,有人来敲门。

我压着火裹着浴袍去开门,门口站着刚才那个借避孕套的青年,不过现在他已经穿戴整齐了。

他递给我一个避孕套,说:“这个还给你,谢谢!”

我大吼一声:“谢你妈!”,一只脚使劲的朝他肚子踹去,把他踢回了他的房间。

他房间有个女人,是个爆炸头,正坐在床沿上系鞋带。

爆炸头立马朝我冲了过来,挥舞着双爪向我乱抓,边抓边喊:“草泥马,打我男人!草泥马,打我男人……

我一般不打女人,况且刚才的一脚已经够解气了,便伸着手瞎挡。

没想到这个爆炸头太猛了,我根本挡不住,手背手臂被撕出血印,脸上也挂了彩,连浴袍也被扯了下来。

我只好光着屁股跑回自己房间把门反锁起来。

那个爆炸头在门外骂骂咧咧,还用手拍门,后来又用脚踹门。

小雅哭了起来,我也气疯了,狂躁地穿裤子。

穿完裤子我掰掉了一条椅子腿,拉开门就冲了出去。

爆炸头一看我有了武器,立马转身就跑。

我当然追了过去。

套套男从我身后死死抱住了我的腰,边抱边说:别打我女朋友,你打我,别打我女朋友!

妈的,我一起打!

我用椅子腿狠狠砸了下他的手,他“啊”的一声就松开了我的腰。

我接着去追他的女朋友。

在走廊尽头快追上的时候,我听到身后“砰”的一声,接着保洁大婶尖叫了起来。

我回头看到套套男满脸流血的站在保洁车旁,手里拿着半截玻璃瓶,晃晃悠悠的倒下了。

二、警察局

我:“我很冤,他头不是我打破的。”

警察:“那他头怎么破了?”

我:“他自己打自己的,保洁大婶可以作证。”

警察看了眼保洁大婶,大婶说:“是的啰,是的啰,他自个打破的。”

警察问套套男:“为什么打自己?”

套套男:“因为他要打我女朋友。”

警察:“他要打你女朋友你不会拦着啊?这跟你自残有什么关系?”

套套男:“拦不住啊,我只有打自己一下让他解解气。”

警察:“解什么气?”

套套男:“不知道,反正他很愤怒的样子。”

警察问我:“你很气吗?”

我:“我他妈的气死了!气死了!”

警察:“你气什么?”

我:“我气…我气…我气…”

警察:“说啊!”

我气:“我气他妈的影响我做爱了!”

旁边的警察都围拢了过来,其他犯事进局子的人也往这边张望。

警察咽了咽口水:“他怎么影响你做爱了?”

我:“我刚要脱裤子,他就来借避孕套!我脱完了裤子,他又来还避孕套!”

警察:“有借当然有还啊,人家还你东西生个什么气?”

我:“我…我…”

警察问套套男:“你也是,怎么不自己带避孕套?”

套套男:“我带了。”

警察:“那怎么要借别人的?”

套套男:“毛毛不让我用自己买的,要我借别人的。”

警察问爆炸头:“你男朋友都带了,怎么还要他向别人借?”

爆炸头:“我想锻炼锻炼他。”

警察:“锻炼他什么?”

爆炸头:“他就是个怂货啊,内向不爱说话!让去买包盐都不好意思跟便利店小姑娘开口,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你看还自己打自己了!所以我就趁着他精虫上脑时让他借套套啊,这多能锻炼他啊。”

警察:“我去!”

我:“我操!”

警察对套套男说:“你的头是自己打破的,但跟他又有间接的关系,你有什么想法和要求吗?”

套套男掏出避孕套对我说:“这个还没还你。”

后来几个星期,我每次去开房时,都会想起那个套套男,想起他向我借避孕套的整件事,越想越觉得有意思,希望有机会跟他喝喝酒。有一次小雅也调皮地要我去借别人的套套用,我就去借了一次,把别人搞得一脸懵逼,那个样子让我接下来几天一想起就忍不住要笑。而且用着别人的套套,好像战斗力更强了。再后来每次开房时,我都想去借别人的套套,但小雅说打扰别人终归是不好的,我就没有再玩这个游戏。

三、医院

小雅有两个月没来月经了,我带她去医院检查,医生对我说恭喜恭喜。

我愤怒的说恭喜你妹!然后烦躁地去室外抽烟,有人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我回头看到上次那个套套男一脸灿烂的对我傻笑。

套套男:“哈,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

我:“哦,是你啊!”

套套男高兴地说:“我女朋友怀孕了!”

我淡淡地说:“那你也挺倒霉。”

套套男:“不倒霉,这事还要谢谢你!”

我:“跟我有什么关系?”

套套男:“你借我的套套上有针眼啊,然后我女朋友就怀孕了。”

我:“针眼?怎么可能?”

套套男:“真有,你不知道?”

我扔掉烟头,狠狠地用脚碾了碾,走回产检室,问一脸幸福笑容的小雅:“你在套套上扎了针眼,是不是?”

小雅的笑容凝固了,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万万没想到小雅用这种手段诓我,她是那种单纯善良的姑娘,是我骗过的姑娘里最容易得手的一位。

我强忍着愤怒,一字一顿地说:“打…掉!”

小雅噙着泪摇了摇头。

我感觉肺里增加了一个大气压,吼着说:“告诉你,生下来也不跟你结婚!”

套套男突然插话了:“你还是男人吗?自己播的种不负责!”

我的气终于有地撒了,我说:“操!你说我是不是男人?是不是男人?”我边说边用巴掌抽他的头。他就只是抱着头,最后在墙角蹲了下来,我才停下手。

爆炸头在旁边鄙夷的看着套套男,没有攻击我,淡淡地说:我要把孩子打掉。

旁边所有的人都楞住了,包括我。本来大家都在旁边看着我让自己女朋友打胎,结果旁边一个女人乱入说她要打胎

套套男诧异地问:“为什么?”

爆炸头:“我不给孬种生孬种。”

裤衩头顿了顿,说:“求求你,生下来!”

爆炸头:“生下来可以,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套套男:“好好好,你说,什么条件?”

爆炸头指着我说:“扇他两耳光!”

他还是蹲在墙角,愣愣地看了眼爆炸头,然后又愣愣地看了眼我。

大家看看套套男,他还是一脸怂相的蹲在墙角。大家又看着我,期待我打破这种突然沉默地局面。我伸出手掌给套套男,他脸上有了一丝感激的笑意,正要来握我手时我攥紧四根手指成了一个拳头,他又是一愣,然后我转了下拳头,大拇指朝下。他僵硬地缩回了手,低下了头。旁边的人唉声一片,爆炸头“哼”的一声跑开了。

我一想到自己将在这个世界上有个孩子,就像觉得有个炸弹在身边一样,狂躁不安,我走到小雅身边说:“最后问你一次,到底生还是不生?!”

她坚定地说:“生!”

她那倔强地样子把我气炸了。我把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往人流室拖,说:“打掉!现在就打掉!”

小雅哭着喊:“救命啊!他要杀我的孩子!救命啊!”

围观的人给我让出了一条道,我拖着她走了四五米。

突然有人抓住了我的肩膀,我刚回头,“啪啪”挨了两个耳光,力气很大,我嘴角流出了血,眼睛里冒金星。套套男的手僵持在我脸边,他浑身颤抖。

有十多年没挨过这么干脆响亮有劲道地耳光了,上一次这么抽我的人是我爹,也是抽两个耳光,抽完之后我就离家出走了,后来再也没见过他。

我想起了我爹,想起了很多往事,大概十多秒后才意识到我该对站在我面前颤抖的男人有所表示。可是我并不愤怒,但为了面子总得揍他一顿吧,是回俩耳光还是踹三脚呢,我在犹豫。

就在我犹豫地时候,他却“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嘤嘤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对不起,我太愤怒了,我不是故意的。”

对一个跪在我面前的男人我能做什么呢?我也是男人啊,根本什么手都下不了好吗!不下手我又能做什么呢?难道扶他起来,拍拍他膝盖上的灰尘,说兄弟没关系,我不怪你。操!这哪是我的风格!

刚才还在想是扇他两巴掌还是踹三脚,现在完全是手足无措了。

我呆呆地站了有十几秒钟,然后就转身跑了。

确切的说我是被逼跑的。


四、家里

几天后的一天晚上,我刚回到家就有人来敲门,推开门发现是套套男。

我没好气地问:“干什么?”

他瘪着嘴,脸上的肌肉抽搐,欲言又止。

我非常不耐烦地说:“你他妈的要干什么?”

他动了动嘴唇,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烦死了,我关上了门。

他在门外哭了十多分钟时,哭声响彻楼道,上下的邻居都出来观摩了。我只好把他拉进客厅,开了罐啤酒堵住他的嘴。

他喝了三口啤酒后,终于开口了:“大哥,我女朋友还是要把孩子打掉”

我:“这关我鸟事?”

他:“那天扎了孔的避孕套是你给我的,所以有关系。”

我:“操!难道你还想让我对你女朋友负责?”

他:“不用。我一个人对我女朋友负责就行,可是她不让我对她负责。”

我松了口气:“那你找我做什么?”

他:“我不知道怎么办,心里很苦闷,你跟这件事有关系,我想跟你说说话。”

我又开了罐啤酒递给他,说:“兄弟,想开点,她要打掉孩子,这是好事啊。”

他:“怎么可以?生命已经产生了,怎么可以打掉!”

我:“好吧…不是说扇我俩耳光就生吗,怎么又反悔了?”

他:“她说始终觉得我是个孬种,不想给孬种生孬种。”

我:“你都孬出了狠劲,你是乌龟里壳最硬的那种,她不明白?”

他:“我不明白你说什么,我就想要那个孩子。”

我:“操!你自己都是个孩子,怎么那么想要孩子?”

他:“我爸妈为了生我,结婚后二十多年一直全国各地看病吃药,好不容易生下我,你说我现在有了孩子,能随便打掉吗?”

我:“你别想着传宗接代就行。”

他一下子萎靡了起来,手里的啤酒罐掉到了地上。

我试着安慰他:“这个女人不给你生孩子,换个女人给你生孩子不就行了?如果只是想要孩子,总有方法。”

他还是开口了:“她是我第一个女人。”

我:“操!你也老大不小了吧,就只有过一个女人?”

他:“嗯,我二十七了。”

我:“那她呢,有过多少男人?”

他:“不知道,反正很多,她在夜总会上班。”

我:“真他妈的孽缘啊!你们怎么认识的?”

他:“教授介绍的。”

我:“你们教授也真是……这么坑自己学生?”

他:“没坑。我要做社会学方面的课题,要研究酒吧文化。”

我:“那你就好好做研究,干嘛睡人家?”

他:“是她睡我。”

我:“也是,你没那个种。”

我也陪着他喝了两罐啤酒,尿意来袭,便去了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就拿了个毛毯,给他盖上,然后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他已经走了。茶几上留了张字条:大哥,昨天跟你聊天后,我更难受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爱她还是只想着传宗接代,这个问题让我好心烦,后半夜一直没睡着。谢谢你愿意跟我说话,不过以后还是别见面了。

我气炸了,撕了纸条,骂道:“你他妈的要不要脸!跑到我门前哭,我陪你吃给你睡,你他妈还说以后别见面了!哼!不见就不见!老子不稀罕!”

不过半个月后我在本市新闻联播里看到他了。

新闻频道的女主播说:“今天上午接到群众举报,本市公安局在郊外荒废的旅游区破获一起绑架案,一名青年男子绑架另外一名青年女子,把她囚禁在木屋内。作案动机暂时不祥,本案正在审理中,本台将持续追踪,敬请关注。”视屏中两个武警押着一个青年男子,那个男子正是套套男,把他推进了面包车里。

我当时怀疑自己眼睛看错了,那个打不还手甚至不用打都会自残的人能去绑架?我守了三个小时再看了一遍重播,发现没看错,真的是他。觉得真是人不可貌相!然后在网上找了链接,给小雅发了过去,过了一会儿在电话里对她说:“你看,你所谓的那种负责的男人干了什么事,绑架啊!绑架!他让她女朋友生孩子,自己却去绑架,孩子生下来他管得了吗?告诉你,我是对你负责才让你把孩子打掉。你好好想想吧。”

小雅哭着说:“那你明天陪我去。”

我说:“好,明天早上医院见。”

五、医院、

挂号后,我就陪小雅坐在人流室外候诊。没想到做人流的人挺多,要排队,我就坐在椅子上抱着小雅,轻轻安抚她。

突然有人拍了下我的肩膀,我抬头竟然看到了套套男,他龇着一口大白牙对我说:“大哥,又见到你了!”

我惊讶地说:“我好像在电视上看到你了。”

他:“是啊是啊,新闻频道对不对?”

我:“没错。”

他:“新闻里是不是说我绑架?”

我:“对,是绑架!”

他:“是的是的,我是绑架了!”

我:“操!你绑架了谁?”

他:“我女朋友,我把她绑架了。”

我:“你不是被抓起来了吗?怎么坐在这里?”

他:“她不承认我绑架她,我就被放了。”

我:“那你到底有没有绑架她?”

他:“有啊,有啊。”

我:“操,真他妈的复杂!”

他:“是很复杂,我不会讲,我女朋友会讲,她过来了。”

爆炸头过来了。

套套男:“毛毛,快过来,这是上次让你怀孕的大哥。”

我一脸黑线。

爆炸头哈哈大说:“大哥,你可要对我负责 。”

我:“行,行,生下来我养,可你不是不愿意生吗?”

爆炸头:“我现在愿意生啦,今天就是来做产检。”

我:“怎么又愿意生了?”

爆炸头:“哈哈,因为我男人,真有种!是真爱!”

我:“你上次还说他孬,怎么现在有种了?”

爆炸头:我就没想到,看起来呆呆傻傻胆小怕事的他竟然会绑架我。

我:他还真绑架你了?怎么绑架的?

爆炸头:“他一直死乞白赖地求我留住孩子,烦死我了,有天突然说打掉孩子可以,但希望流产之前来个分手旅行。又可以摆脱他,又可以旅行,我当然答应了。”

我:“旅行跟绑架有什么关系?”

爆炸头:“我也没想到会有关系,刚开始两天在郊区的山林里玩得还很开心,钓鱼、摘野果、捡蘑菇,后来玩腻了,打算第三天早晨走,可发现门被反锁了起来,他也不在屋子里。”

我: “这小子还真有心思啊!”

爆炸头:“我那个时候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以为他出去跑步了,怕小动物进来打扰我睡觉才锁门,直到看到床头柜上一张纸条。”

我:“纸条上写什么?”

爆炸头掐了下套套男,说:“你说。”

套套男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说对不起,请给我生了孩子再走,生完孩子后随你怎么处置我都行。”

我:“哈哈,你有种!”

爆炸头:“当时我也觉得他好有种,但同时有些害怕,想他是不是变态呢?我决定逃出木屋,可是严严实实的,根本出不去,手机也不见了,只有大声呼救。”

我:“有人来吗?”

爆炸头:“来了看山的老头,他也没手机,说下山去报警。”

我问套套男:“你去哪了?”

套套男:“我去山下背食材了。”

我问爆炸头:“后来他就被抓了?”

爆炸头:“没这么快,他回到了木屋。”

我:“那你怎么对他?”

爆炸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他刚推开门,我就用玻璃瓶砸了他的头”。

我:“他头挺硬的,应该没事。”

套套男:“怎么没事?我难过死了,没想到她会攻击我。看到她惊恐害怕的样子,我就更伤心了,我觉得我伤害了她,不是她伤害了我。”

我:“妈的,别跟我说你的想法,后来你做了什么?”

爆炸头:“后来他就蹲在门口哭了起来,说你走吧,不愿意生就不生吧。”

我:“你怎么做的?”

爆炸头:“我跑了出去,跑到半山腰他也没追我,我觉得不对劲,就又回去了。”

我:“后来呢?”

爆炸头:“后来就看到他坐在地上哭啊,哭得那么大声,山谷里的鸟都被他震飞了。妈的,明明是他绑架我,最后还要我安慰他。”

我:“胆子小,怕坐牢。”

套套男:“不是因为那个,我就想她再也不会原谅我了,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有点问不下去了,小雅已经满脸泪花。

护士过来对小雅说,轮到你了。

我说:“我们是过来做产检的。”

小雅哭得更厉害了。


Copyright © 2006-2019 雨后小故事